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2009-06-24 05:59: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现在我继续说皮尔尼茨宫。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德累斯顿温柔的郊外。

       皮尔尼茨宫已经在DD的郊区了。以前这里是一个小镇。有许多的葡萄园。DD是个产葡萄的地方。所以这地方的葡萄酒的品种也应该是很多的。但奇怪的是,我来了这么些天,居然没有喝过一次它的葡萄酒。

      在DD这个地方,不管说什么,都无法绕过去的一个人就是强者奥古斯特。他的全称应该叫腓特烈·奥古斯特,外号叫强者,也有译为“强力王”的。传说这个皇帝的力气非常大,一掌就能把牛推倒(不晓得他推牛干什么!)。还有一种说法,是他征服的女人太多,光子女就有365个,所以强。呵呵,如果是这样,那是真有点强。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通向宫殿的林荫大道。
       强者奥古斯特是萨克森州的国王,但同时又是波兰国王。如果在萨克森王国,他就被叫作奥古斯特一世,但如果是波兰国王,他则成了奥古斯特二世。真是变得令人头大。德国的诸候王国好像很复杂,帝王的名字叫起来也极拗口。所以最早把这个国王叫作强者奥古斯特的人很了不起,他省了我们多少事。这名字有特征,也好记忆。

      整个DD,离开了强者奥古斯特,简直没法说话。因为是DD有今天的场面,全靠这个强者的引领。不然这地方藏在那么多大都市背后,谁看得见啊。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水宫后的喷泉。

           据说在强者奥古斯特还是一个年轻人的时候,就喜欢建筑和艺术,尤其喜欢意大利的巴洛克建筑。他派了人去意大利给他找回来许多关于建筑和艺术方面的书,在家闷头学习研究。估计研究得差不多了,恰好他哥哥去世,他继位当了国王。这下可好,手上有了权,什么事都好办。有人办坏事,有人办好事。强者奥古斯特就在德累斯顿大兴土木。巴洛克建筑的奢华,炫耀和浮夸,显然最切合帝王之意。那是十七到十八世纪的时髦。这样的时髦,皇帝也是要赶趟的。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皮尔尼茨宫具有巴洛克风格的喷泉花园。我是看不懂这个的。

       强者奥古斯特的聪明在于,他在世界各地寻找优秀的建筑师。他要在他的都城修建世界上最漂亮的宫殿。他还真的做到了。德累斯顿最漂亮的茨温格宫是他修建的,最伟大的圣母教堂也是他在时修建的,当然也包括我现在要说的皮尔尼茨宫。这个强者果真是强的,在他的经营下,德累斯顿这样一个古老的商业都市,一时间以它的奢华而成为整个欧洲最炫目的地方。建筑师和艺术家都奔来这里,全世界的皇家饭桌上都在议论DD璀灿的宫殿。于是德国的一个新的文化中心就此形成。这个中心,一直延续到今天。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皮尔尼茨宫的格局是这样的。我晚上翻拍的照片,效果不是太好。左边建筑就是水宫。

        据说是强者奥古斯特年轻时去过威尼斯。对那里水边的房屋念念不忘。一直想有一个自己的水边城堡。皮尔尼茨宫的创建大概起因于此。这里的地盘原是另一个贵族家的。强者奥古斯特把它弄到手变成自己的行宫。他将这个行宫顺手交给他的一个叫考泽尔伯爵夫人的情妇统管(也有说是他的妾。)。后来他们俩个闹翻了,强者奥古斯特便把皮尔尼茨宫要了回来(多小气呀,给了女人的东西居然还讨要回去,这可没什么强者风范。)。然后他请了著名的建筑师来对这个宫殿进行重新建造。这个建筑师叫珮珀尔曼。著名的茨温格宫也是他主修的。德累斯顿也绝对不能忘记这个建筑大师。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水宫临水的一面,台阶一直伸进水里。

      那时候正是盛行中国风的时候,中国的磁器在欧洲非常流行。强者奥古斯特虽说当了皇帝,但心态就像现在的小白领一样,特别喜欢赶时尚。他要求这个行宫要有东方格调。不晓得珮珀尔曼有没有到中国视察一番,反正他按皇帝的意思做了。1723年,他修建了水宫,水宫的台阶几乎一直伸进了水里。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台阶处的雕塑。因为没有拍摄角度,所以只见人面,难见狮身。

     台阶两边有两个狮身人面像驻守在那里——这可一点也不中国风。好在宫殿的屋檐下全画上了中国人。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屋檐下的中国图画。

         还有中国的亭子和中国的轿子以及中国的桥。像不像也无所谓,人们一看就知是东方的意味,这就足够了。我看的时候,乐死了。觉得最好玩的就是这些画了。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多么纯朴的中国画图。

       一年后,又修建了一座山宫。山宫跟水宫几乎一模一样,与水宫面对着面。屋檐下的中国风画面,可能是不一样的。很多年之后,又修了侧翼的建筑。形成今天这样的格局。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跟水宫几乎一样的山宫。

       水宫和山宫之间有一个巨大的喷泉。喷泉周边种满花草,喷泉之外,又长满着大树。大树间夹杂着修剪得非常整齐的树篱花园。树篱密匝匝地围成一方格一方格的。走进去,每一方格都仿佛另一个天地,内有从世界各地收罗而来的各式植物。方格里有长椅,供人观赏的时候,也供人静坐。无人时候,坐在里面,会觉得外面世界基本与自己无关了。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山宫和水宫侧面的宫殿。这是后来修建的。

       皮尔尼茨宫还有一个中国花园和一个英式花园。两园各有一个该国风味的亭子。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这是英国亭子。

      对于这个中国亭子,余快说,这已经是她看到的最像的中国亭子了。余快学的就是景观设计,她的话应该不错。但我怎么看都觉得只是疑似。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中国亭子。亭尖上有一条龙。但很像只公鸡。

        而宫内的镇宫之宝却是一棵老山茶树。是1770年从日本引进的。当年同时引进三棵,另两棵在哪个城市,我已经忘记了。但活下来的只有这一棵了。这株山茶树枝叶繁茂,树型长得很是有劲。在皮尔尼茨宫,它也享受着君王一样的待遇。但凡天冷时,它身后的玻璃屋就会沿着轨道,滑过来,将它罩住。让这棵老山茶,既能享受太阳的光照,却不会受风寒侵袭。

嗨,我在德累斯顿(五) - 方方 - 方方

                 看到老山茶旁边的玻璃房了吗?
            图片上来太慢了,不写了。困。这时是中国时间早上7点10分。在DD,已经是半夜1点零10分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17)|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