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闲话:山水画卷上的竹溪(一)  

2008-07-25 02:0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受深圳闲人在留言里的严厉批评,赶紧给博客喂食。

   其实原本写了一半,因有事要出去,将写成的文字保存在博客的草稿箱中,再想接着写时,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那个草稿箱在哪里,很让人泄气。便不想动笔。现在还没找到那半篇文章,只好重新写过。 

闲话:山水画卷上的竹溪(一)

闲话:山水画卷上的竹溪(一) - 方方 - 方方

        行走在这样的山间,就像在森林公园兜风一样。

   我这次的竹溪之行是一次临时行动。竹溪组织作家采风,并未邀请我。但去的作家中有几个好朋友,他们便拉我一同过去。我原说,你们参加活动,我就陪你们玩吧。但组织者却以喜出望外的态度,将我也纳入采风队伍并成为了主力之一。所以,行中大家一直笑说我是被拐到竹溪去的。

   在竹溪,一呆竟是一周。天天在山路上绕,天天看到无限风光。很累,但的确感觉很好。所以我要在博客上将此一行所见慢慢道来。

闲话:山水画卷上的竹溪(一) - 方方 - 方方

         竹溪的路其实非常好。

竹溪这个地方

    竹溪这个地方真是太远了。我们一行人清早在武汉上火车,及至下午三点才到十堰。抵达十堰后,等到来自最远城市哈尔滨的阿城后,便出发前往竹溪。说是路上将行三个小时,但终于还是走了四个小时。到竹溪时,已是晚上九点多。如果到一个地方,路上需要十多小时的行程,在我心里是有畏惧感的。

闲话:山水画卷上的竹溪(一) - 方方 - 方方

         美丽的田园。

    相信很多人对竹溪的了解都非常少,它远离了湖北的中心地带,静静地靠在四川和陕西之间。据说竹溪有一处名为“鸡心岭”的地方,是巴鄂秦三省交界,是为“一脚踏三省”。因为分头采风,这地方我没有去,同行的刘益善到了那里。

   竹溪在鄂西北,周天子时代为庸国。后又叫上庸。其间又历经些周折,直到明朝时,方以境内竹溪河为名,命名为竹溪县(明朝人很雅呵,给县名用了这么漂亮的两个字。)。上挂下连,这地方怎么算也有着近两千年的历史。

     竹溪因为位于天偏地远处,一想起它,便觉得是不毛之地,是穷山恶水,是湖北最穷得叮当响的地方。没去之前,就是这样的印象——虽然也不知道这印象从哪里来的。这次去后,才知道自己是何其无知,何其狭隘。竹溪之美,竹溪之好,竹溪之纯,相信去过的人都会有意外之感。藏在深山人不知。看到竹溪后,脑子里最容易冒出的就是这句话。

    闲话:山水画卷上的竹溪(一) - 方方 - 方方

           群山环绕中的茶园。

    这次我们的竹溪采风是官方行为。所以县领导几乎全体出动接见了我们。竹溪的文学爱好者非常多(喜欢书法的人也多),县委宣传部几个副部长都写小说,走到哪里,遇到的领导都是文人,不管是官员还是老板,都热爱文学,熟知作家。这让我们很开心,这年头,哪里还会有这么多人如此关注文学呢?到十八里长峡去,那边管理局接待我们的一个副局长见我就说,我是读你的作品长大的。很让我的虚荣心得到满足(当然心里也马上想到,我已经成老作家了。)。立即想起1982年我读大四时,跟着骆文徐迟等一群诗人一起去游大小三峡,几乎所有人见到他们都说“我是读你们的作品长大的”,让我一边看得羡慕不已。——扯远了。

闲话:山水画卷上的竹溪(一) - 方方 - 方方

         住在路边的老人。很神气吧?竹溪虽然远离城市,但那里的农民一点都不土气。

    竹溪县的干部都很年轻,而我们去的却是一帮“老作家”。阿成最年长,我倒成了年轻的之一,真是惭愧。竹溪县长是湖北最年轻的县长,才三十几岁,博士头衔,喝过洋水,是一个小帅哥。现在的干部们,与我八十年代接触的那些比,无论从年龄或是学历,或是见识或是气质,都完全不同。令我觉得他们是很有朝气的一群。

   竹溪因为偏远,不是交通要塞,往来流通人口不多,所以风气甚好。据说那里没有嫖娼卖淫的,赌博者也少,社会治安亦非常之好。因为外来人少,走出门去,隔三岔五差不多都是熟人。——徜是这样,想干坏事,也不容易(我心想,所以只好各各回家写小说去了。呵呵。)。竹溪宣传部的夏部长说,近六十年来,名作家只有碧野来过,他写过一篇《竹溪行》。从来没有一个省作协主席来过这里,连一个副主席都没来过,你是第一个。一番话,令我汗颜。

闲话:山水画卷上的竹溪(一) - 方方 - 方方

         乡村的自然很养眼啊。

    我们的行程是:县城——关垭——标湖——偏山头——龙王垭——向坝——十八里长峡——双桥——梅子垭——县城——重返龙王垭采访。几乎全都在山里。一走便是一天半天的。头一天在山高路陡弯急中行驶,我简直不适应,以致车一停便跳下车呕吐,真是吐得个人仰马翻。这辈子还没这么吐过。

   好了,我将顺着我们的行程,一一写来。今天本应写关垭的(前面已经有读者留言点了这个地方),但因实在太晚,明早还有公务,还是打住吧。文字如有疏漏,也请阅者包涵,睏极,没劲再检查一遍。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