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江苴  

2008-07-09 00:5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仍然忙。女儿MM已经放假,因明年回到本部上课,便将她的行李从学校拖了回来。这些东西堆放在家,东一砣西一堆,整个屋子都像是一个废品收购站。收拾和清理它们,全然不是容易的事。也就不收捡了,过一阵子再说。这期间,拒绝任何外人到家里来就是。

    只好继续贴旧作。

江苴

    吃饭间,下了几粒小雨。云南的雨,来与走都很随意。不知觉间它就来了,不知觉间它又去了。没什么由头,也没什么前兆,有点像个小孩子故意捣蛋。

    吃过饭,我们驱车往云南的江苴。车在蜿蜒的山道上开了好久。进山深处,路不是太好走了。但路边景色却越发地好看起来。云南这地方真是太美太美,这种美丽不是一团一簇的刻意存在,而是随处可见。真正的景色就应该这样随处可见,没一点人工作为。

   江苴是高黎贡山西坡下山的第一个驿站,下山后的马帮便在此歇脚。这地方最容易让人想起的就是艾芜的书。一本《南行记》曾经让多少我这样人看得如痴如醉。当年看时只恨自己没有生长在艾芜的时代,只恨自己不能像艾芜一样跟随马帮穿山越岭地流浪。时间已经过去了近百年,江苴却与艾芜流浪的时候差不太多。依然是石头铺陈的街路,依然是“高脚楼”似的木屋,屋里依然幽暗陈旧,屋外的拴马桩上依然有马在歇脚。不同的只是人们的言谈。人们的言谈与艾芜的时代全然不同了。现代传媒深入到每个一乡村角落,人们的语言全然是现代的时髦的活力迸射的,并且与我们这些来自美国的来自北京的来自大都市的人并无两样。

   朋友周勇带我去到一个马店。那里的进门处,还摆放着一张木床。床很大,可睡两人。周勇说这是当年的赶马人所睡的床。现在没有人用它了。马店的院里,还有一个马槽,石头的。一切的一切,都让人脑子里浮出艾芜所描述过的场景。看这床,看这马槽,都觉得是艾芜睡过的,是艾芜用的过。而门外的马拴,也是艾芜拴过马的。文学这东西,因我自己是做这行的,常常会轻看它,可在这里,一个小村落,会让你想起书中的一切,会让你忍不住按书中所说去寻找,会让你惊喜和激动,会让你儿时的梦想一起涌上心头,会上你深深地怀念一个作家。这时候,就又会觉得文学的力量又是那么的强大。

    最出乎我意外的是江苴的小学校倒满不错。看见这样的学校,我心里对腾冲这个地方很是敬意。虽然它处在边陲之地,也不富裕,可是腾冲对文化的重视和对教育的重视,实在比我去到过的许多地方要强。从他们学校以及博物馆以及图书馆都可以让我强烈地感受到这一点。大概云南整个风气都是如此。所以云南人的谈吐常常是不俗的。我从武汉这样一个十分世俗的都市出来,一个人俗与不俗,谈几句话就能看得出来。

   我从心里感谢周勇带我们来这里。看这样的地方,并在此认识历史了解民间以深化我们过去的所知,比去一个热闹的旅游景点要有更多的意义。可能某一天,我会忘记火山和地热那样的观光之地,但是我绝对不会忘记这个小小的江苴。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