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闲话:重返埃及之一  

2008-02-10 00:1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话:重返埃及

             ——埃及拾遗之一

    信息来得有些突然,接到的邀请说是去欧洲的西班和葡萄“两牙”。交了护照后,隔不几天,又被告知,说是去埃及和土耳其。这世界变化可真快,虽然近期一直很忙,但埃及和土耳其对我仍然有吸引力。

闲话:重返埃及之一 - 方方 - 方方

阳光虽好,但有风沙,所以金字塔虽不远,却也显得朦胧。

   重返埃及很重要的一个理由,是因为上一次参观匆忙(其实只要是跟旅行社走,都会匆忙。),有许多应该看到的内容都没能看到。回家之后,对照着读书,一边读一边悔。漏看的东西太多了,再跑埃及几趟,恐怕都不一定看得全。一个热爱埃及文化的洋人说,埃及最少也要去两次,这是起码的。

闲话:重返埃及之一 - 方方 - 方方

1954年在胡夫金字塔南边发现两艘木船。那种两头翘的木船在经常出现在埃及的图案中。它是能度人达到彼岸的神船。现在这里修建起一座安木船的建筑(塔的右边),白得发亮,与大金字塔很不谐调。我不喜欢。——行进中隔着车窗拍的,所以有反光。

   这话说得真不错。头一回去,就算在家里再怎么阅读资料,当看到那些巨大的石头以及无数神奇的图案时,也仍然会被眼前的一切震晕。光顾得激动、感叹以及发傻,哪里还记得书中说过些什么?

闲话:重返埃及之一 - 方方 - 方方

这次带的相机有很好的广角,可以从这个角度包容三代法老的金字塔。右边是爷爷胡夫的大金字塔,中间金字塔是儿子哈夫拉的,狮身人面像也是他墓前的,左边金字塔最小,是孙子门卡拉的。一个露天剧场正面对着这三大金字塔。天气好的夜晚,这里会上演《阿伊达》。坐在这里听音乐或是看戏,夜幕下,灯光莫测,金字塔的轮廓忽明忽暗,那种感觉何等奇妙。因为这个,也就对这个剧场建在这里是否合适忽略不计。

   而第二回去,心里有谱,便冷静和理智了许多。眼前的一切,你会清楚它的来龙去脉,会理解一点图案的寓意,会认识一些神并叫出他们的名字,会在博物馆里找到你最想看的东西以及重复地欣赏你曾经看过的东西。你明白所见到的每一件文物,背后都有无数的故事。那些故事或奇怪或神秘或英勇或缠绵或壮烈或悲伤。它们像丝网,将遥距几千年的传说和遗存笼罩在一起、编织在一起,将之变成津津有味、再经千万年也无法散淡掉的文化。

闲话:重返埃及之一 - 方方 - 方方

金字塔下有无数牵骆驼的埃及人。他们对每一个游客喊叫。

   重看的感觉果然是不一样的。行程自然是老套路。在开罗,主要的参观点就是金字塔和博物馆。

   去金字塔那天,虽然有阳光,但因为刮风,沙尘将空气变得雾蒙蒙的。尤其在可以收纳三大金字塔的观景点,一眼望去,壮观的三大金字塔仿佛在雾中。时隔一年,埃及的旅游业似乎有突破性的改变(尤其卢克索那边)。最重要的就是,牵骆驼和卖东西的人更多了。人们更热情,而要钱时的笑容更灿烂,脸皮也更厚了一点——当然,你不给也没关系,态度总还是好的。埃及人从不恶要,这点比国人强。

闲话:重返埃及之一 - 方方 - 方方

吉萨高地的骆驼队。

   没变的还是千年之外的那些。看到它们,心里会觉得有些安慰,这世上到底还有些不变的东西。无论时间如何摧残,一挺便历经几千年光阴。

闲话:重返埃及之一 - 方方 - 方方落在老墙上的阳光和阴影,千年不变。这是在哈夫拉金字塔前的神庙内。

    再次去到博物馆时,我已知道我看漏了哪些以及哪一些我还想再看。

闲话:重返埃及之一 - 方方 - 方方

神庙的老墙上歇着许多小鸟。

   这座业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博物馆,上次因人太多,时间又紧,加之不熟悉地形,我没能拍到照片。最重要的,上次我不知道创办这座博物馆的法国人玛里埃特便葬在这里。现在我知道了。我要去向这个伟大的人作一次朝拜。而且还要为这座伟大的博物馆拍一张完整的照片。

闲话:重返埃及之一 - 方方 - 方方埃及博物馆。只有从这个角度,才能大体拍下它的全貌。

  一进博物馆大门,我就请导游阿汉告诉我玛里埃特的铜像在哪里。阿汉仿佛怔了好一会,还想了想,才随意朝左边一指,说恐怕是那边那个。

闲话:重返埃及之一 - 方方 - 方方这是博物馆的正面。中间那一丛绿色植物,便是埃及最著名的纸莎草。

   我脱离大部队,一个人去寻找。果然看到站在那里的玛里埃特。

闲话:重返埃及之一 - 方方 - 方方法国人玛里埃特铜像。他身后的那些人,似乎是后任的几位馆长。

  眼前的博物馆算是埃及的新馆(可参看我去年写的《高山仰止之埃及之三》一文)。1902年落成时,玛里埃特已经去世。埃及人为了纪念玛里埃特对埃及文物所作的贡献,在新馆的一侧为他修了这尊铜像,并将他的骨灰埋在铜像之下。

闲话:重返埃及之一 - 方方 - 方方

去博物馆的人们一定去看看这位玛里埃特。进大门朝左一直走到底,就能看见他。

   这个伟大的玛里埃特,就静静地站在这里,足足站了一百多年。他专注地看着全世界的人们兴奋着面孔涌入博物馆的大门,他毫不介意人们对他的漫不经心,甚至参观人看完所有珍宝却仍然对他一无所知,连他的名字也闻所未闻。他不在乎。他把埃及的文物尽可能地留存下来,让无数的后人看到惊世的古代文明。对他来说,就已足够。

   伟大的人通常就只有一颗平凡的心。唯其如此,他才是真的伟大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