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到和顺乡去(上)  

2007-08-14 00:4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忙呀,还是找旧作往上贴吧。
 
 到和顺乡去(上)

 

  和顺是个乡,在云南的腾冲。我也算是一个喜欢看地图并在地图上到处游走的人,但却从来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和顺。所以那天去到和顺乡,看到这个乡下的场面竟是大吃了一惊。和顺乡简直不像我心目中的乡下,倒更像一个景色怡人的风景区。

  我们去的地方是和顺乡的和顺大寨和水碓村。水碓是哲学家艾思奇故乡,和顺大寨则有着中国最漂亮的乡村图书馆。这两个村寨紧紧相连,鸡犬之声相闻。我们的车停在水碓村边的空场上。下车即看到水碓村倚山而升起的元龙阁。浓绿的树林是元龙阁巨大的背景。金色与绿色相辉映着,很明亮也醒目也很灿烂。阁下是一池清潭。潭边有木头,一直伸进水里。木头有一种沧桑的色彩,想必村里人曾经用它来洗衣打水,而现在多半只用它来怀旧了。沿着石头的小路,一直向上,然后就到了艾思奇的故居。

  艾思奇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当年大学哲学课的教材就是用他的《大众哲学》。尽管如此,但我除了知道艾思奇是个革命的哲学家外,其它却一无所知,直到今天来到他的家乡。

  这是一座很漂亮的院子,有点北京四合院的味道。却比四合院多出几分南方的绮丽和雕饰,也多出几分温润和潮湿。它们显示在木雕的门窗和屋檐上,也显示在院里的杂树繁花和爬得满墙的青藤上。据说这房子是艾思奇的父亲李曰垓1930年用他得的一个什么军功奖所筑。1910年出生的艾思奇并不是出生在这个院子里。在这房子未盖之前,他业已离开了故乡。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他的家。艾思奇的父亲李曰垓也是云南名人。他长年在外为官,文武双全,曾经被章太炎称为“天南一枝笔”,在他家这幢老房子上题有对联,曰:花可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蔡锷从云南起兵讨袁时,他是护国军第一军秘书长,曾写过《讨袁檄文》。这不由令我想起老外公。我家老外公杨赓笙当年在李烈钧发动的“二次革命”湖口讨袁中也曾任秘书长,也写过《讨袁檄文》。而蔡锷起义时,老外公从南洋募捐回一大笔钱,亲由缅甸入境,送钱至昆明,给蔡锷起兵讨袁。看着艾思奇家的图片,私下想说不定李曰垓还是老外公的相识。如此想过,这个地方于我就又多出几分亲切。

  艾思奇也算是家学渊源。艾思奇原本叫李生萱,因为热爱卡尔·马克思和伊里奇·列宁,便为自己取了个革命的名字:“艾思奇”。1935年,艾思奇写了《大众哲学》一书。此书一出,立即风靡全国,一版再版,影响了好几代人。一直到我上大学的1978年,它还是我们每人必读的教材。人一生,能写有一本这样的书,真是足矣足矣。传说蒋介石向他的下级发牢骚说,艾思奇凭着一本《大众哲学》把他打败了。此说是否是真,姑且不论,但艾思奇的这本书使无数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成为共产主义的向往者倒是千真万确的。艾思奇大约十岁左右时,回过家乡一次,此后就再没有回来。但家乡人民对他的点点滴滴都记得清清楚楚。他家的老房子,现在也成了他的纪念馆。

  我们感叹着走出艾思奇的故居,外面阳光灿烂。再细细地观看这小小的水碓村,观看这里大片的竹林和树林,观看村外一座连着一座的火山,觉得这地方充满着藏龙卧虎之气息,的确不同凡响。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