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闲话:唉,怎么可以如此想当然  

2007-11-08 23:4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话:唉,怎么可以如此想当然

    因为要编自选集,出版社方面说,最好能提供一些评论家对你作品的评论。我说,没什么评论家写我的评论呀。对方说怎么会?我笑说,我的小说不好评,他们都写不出来。——这当然是开玩笑。放下电话细想起来,我手上还真没什么评论文章,尤其近年的——当然,我的懒散也使我没有养成保存评论文章的习惯。好在现在有网络,于是上网搜索。

    突然就看到一篇署名周冰心的评论文章。大意是说我的小说《水随天去》是对高群书的电视剧《真相》的“机械复制”云云,并由此而阐述了一堆理论和一通感慨。虽说这文章发表在几年前,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进行说明,以正视听。

    现在原文部分转录如下:

    2003年初,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出版的老牌文学杂志《当代》第1期头条刊登了湖北女作家方方的中篇小说《水随天去》,一时间好评如潮,各种文学选刊类杂志纷纷予以转载,那么,《水随天去》是何等样的小说呢(介绍情节部分略——方方注)

   通过介绍同方方小说《水随天去》细节我想带出与此极端相似的影视作品:《真相》,试图探究作家方方小说资源的来由,并对"伪经验"在文学作品中的运用加以考察。

  《真相》是一部纪实风格的影视作品,导演是高群书,在2002年曾在电视台播出,《真相》是由一个个情爱命案组成的电视系列剧,主人公都是清一色的社会小人物,有的还处于弱势地位,但在追求情爱之路上,由情生恨,由恨杀人,可以说展示的是小人物一念之差造成的两者或者多者俱伤的悲剧。其纪实的风格,命案生成的情节链,造成血案的步步平静推演,没有丝毫的强烈戏剧高潮痕迹,都为《真相》展示芸芸众生原生态的情爱轨迹留下了生命绝响记录。它的剧情与方方的小说《水随天去》可以说丝丝入扣,就像后工业社会流水线上生产的标准器物一样精准,唯一作了调整的是:《真相》的发生地在广袤干旱的华北地区,而小说《水随天去》则是被作者方方用“挪移换影”的中国“武术”挪借到了她熟悉的长江中游地带,多雨且阴柔。作者为了让《真相》的剧情细节彻底“本土化”,还煞有其事地杜撰出了少年水下要去长江水文站上班的细节,最后他还在水文站与废品收购站之间选择了后者,因为后者能给他带来“爱情毒药”;还有一个细节就是杀三霸的器具的不同,《真相》里用的是收购站收来的秤砣,而作者方方在《水随天去》则是“一截三角铁”(这可能是作者当初为找到素材兴奋不已眼误疏漏的结果)。除此之外,可以说纤毫不差,如果抹掉时间带来的烙印,高群书的《真相》真有点像是根据方方的小说《水随天去》改编的电视剧,可惜,高群书的《真相》与他取的真相之名一样,早在2002年就已播出,拍竣应在2001年就已完成,而小说《水随天去》则是在《当代》2003年第1期才迟迟刊登出来。同时我也并未在编剧一栏里找到“方方”之名。

   好在电视剧《真相》也不是“上帝”送给人类的天然之作,它也有一部电视剧应有的一切成熟条件,譬如:编剧、故事、导演等等,当然《真相》也不是什么经典剧,之所以反复提到它,是因为方方的小说《水随天去》“复制”电视剧《真相》的故事链,并不是孤立的一个例证,而是在中国作家中普遍存在蔓延的一股"饮鸩止渴"之风,原创“虚构”在中国的死亡、腐烂早已不是什么危言耸听的新闻了,它呈现出当下中国一个个实力派作家在既往生存之痛、生存经验被一部部作品消耗光写作资源后,又没有作更深层次的终极思考,随即就堕入了另一个后工业时代“机械复制”与“技术仿真”的怪圈,靠后工业时代提供的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的发达资讯来生成“经验”,继而“形成”自己的叙事“资源”。如果说,在中国前现代社会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曾出现过很多风格迥异带有元话语镜喻文学特质、独创性很强的文学作品,且是中国新时期以来所收获的文学“原作”的话,那么,在今日后现代社会,中国文学“原作”原创性早已不复存在,已陷入后现代主义文学“类像”(simulacrum)遍野的处境,大批“类像”文学作品正在成为没有区别的“仿制品”、“拟真品”,“群像”是描绘中国当下文学最贴切的字眼,“速朽”成了中国当下文学面临的根本归属。美国当代后现代主义思想家杰姆逊指出,后现代主义文化最根本的主题就是“复制”。而在此之前,德国当代思想家本雅明对“机械复制”这一主题就进行过深入的研究,他认为:“技术复制在大工业生产中的广泛运用,使众多摹本代替了独一无二的艺术精品,技术复制终于使'真品'和'摹本'的区分丧失了意义,本真性的判断标准开始坍塌。”。小说《水随天去》在故事链、意义链原创性上已不容置疑的被划归到“类像”、“复制”上,就是它“类像”、“复制”的东西都逻辑混乱,价值判断无所适从,从小说中看不出一点情感倾向性,似乎是女作家方方带着麻木、混沌的情绪上了流水线进行作业,这是“类像”、“复制”带来的“厄尔尼诺”现象。

   总之,《水随天去》只是中国当下文学出现“虚构”危机带来的“类像”化文学的恶果之一。

 

   这文章叫我看得有点哭笑不得。关键在于:作者较了半天的真,却不料最重要的前提却是他自己的想当然(或说虚构。)。较真是对的,但要搞清状况不是?所以,我必须作如下说明:

    1、高群书的《真相》是电视连续剧《命案十三宗》其中的一宗命案。这十三宗命案最初的采访是我作的(也就是说,在看守所里直面犯人的事都是我做的而不是别人。)。因为曾于一个偶然机会,我与高群书导演有过一次合作,大家相处得非常好。所以高在策划拍这部片子时,便热情邀我前去采访并为他们创作剧本。十三宗命案我是分两期完成的。头一次用了一个多星期,第二次用了三四天。记得正是炎炎夏日,采访过程很辛苦,这都不必多说。采访完后,进入创作阶段,但当时我所任社长的《今日名流》杂志出了点问题,我实在无时间也无精力更无心情进行剧本创作,而拍摄已经迫在眼前,所以高导他们充分理解我的为难,便另外找人写了剧本——这事我一直很感谢他们并对他们也一直有所内疚。所有的素材当然都是用的我最初采访的那些素材。

    2、毫无疑问,编剧完全可用这批素材写剧本,而我也完全可用我自己采访的素材写小说我将北方的故事挪到南方以及细节按我所喜欢和熟悉的方式来处理,也是天经地义。我的另一小说《奔跑的火光》也是来自那次采访的素材。而实际上,《命案十三宗》的电视剧我至今也没看过。

    3、其实写《水随天去》小说时,我特地写过一篇“附记”,说明我的采访过程及我的一点感想。这篇“附记”就在小说之后。不知何故,评论者竟是看了小说而未看“附记”。——我多少有点奇怪。

    4、比作家的所谓“机械复制”更要命的是评论家的“想当然”。该作者已就《水随天去》所谓“复制”这一话题,洋洋洒洒写了好几篇大同小异的文章,希望以后能够打住。

    5、感谢博客,可以让我公开地大声地为自己辩诬。其它的话,我也懒得多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