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跟郭耀华去神农架拍金丝猴  

2007-11-03 00:1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和以前在电视台工作的老同事郭耀华一起吃饭。跟郭耀华是最不用客气的。他不管什么时候,跟人说话都是一番吼吼叫叫,所以,你也尽管跟他对着吼叫就是。我跟他同事好多年,太习惯他的这套做派了。分手后,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为郭耀华的一本书写过一序。说是序,实际主要讲的是我们在神农架拍片子的事。有点好玩。最近一直忙,顾不上博客,今天赶紧翻找出那序,贴在这里。
   想起当年在神农架无人区里,四周无人。虽是夏天,夜里却寒嗖嗖,出门伸手不见五指。还见识了几个一心找野人的人。除了跟我们一起拍片的黎国华外,还有山上瞭望塔的老袁和大龙潭的老胡。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还在为寻找野人,出没山中。
   这是一段非常值得怀想的经历。一晃,已经过二十年了。而我这篇序至少也写了十年。过来的朋友,有兴趣,就看看吧。
   题目是现拟的。
 

跟郭耀华去神农架拍金丝猴

   印象中应该是十一年前的一个夏天,那时我还在湖北电视台对外部当编辑。同事郭耀华要去神家架拍金丝猴的专题片,约我同去。郭耀华是台里拍专题片的好手,一向喜欢独来独往,工作时好用摄影机而不用摄像机。一片拍成,从解说词、剪辑到配乐,全都自己一人折腾。他拍片子往往特有自己的想法,画面给人干净利索的感觉,而不似我们常看的那些拖拖沓沓且杂乱无章的片子。为此,我一直觉得郭耀华是台里最棒的记者。但当时的郭耀华在台里出名还不仅仅是他的片子拍得好,而是他的暴燥脾气。各办公室都不乏郭耀华发脾气的传说。比方在台长办公室对着台长拍桌子,又比方在拍摄现场当众将合作的女编辑吼得呜呜哭,如此之类。大家谈起那些发脾气的故事,且说且笑。但结论却十分统一:郭耀华这个人不好合作。为此,当我表示要同郭耀华一起去神农架时,一个同事说:“去神农架,郭耀华为防野兽腰里总是别把枪,小心你们一吵起来,他拔出枪就把你毙了。”我自是不信。但却另有同事补充:“别人我不敢说,但郭耀华是有可能的。”

   我终于同郭耀华一起去了神农架。同行的还有当时在《电视月刊》作记者的QK。我们带了帐蓬、气垫床以及所有生活用品,用了三天的时间行路以及购物。我们由武汉至宜昌至林区小镇木鱼坪,再至松柏镇,又从松柏镇到无人区——我们最后的宿营地。郭耀华事先请好的小工(扛机器及煮饭)同我们一起在小龙潭野人考察队留下的一栋空房子里住了下来。跟郭耀华去神农架拍金丝猴 - 方方 - 方方

1985年我们在神农架无人区里。方圆几里,就这一栋空房子。中间即郭耀华。现在这个地方盖了间餐馆,生意很红火。

    我们的住房背后有一条小溪流,小溪清澈无比,亦冰凉无比。溪中石头层层叠叠,溪水便从一块石头上跌落在另一块石头上,发出淙淙的水声。我们每天就用这水洗菜煮饭、洗脸洗衣,渴时亦直接勺其中的水来喝。郭耀华说这是绝无污染的水,因为在这水的上游没有一户人家。山便在小溪的另一岸。在我们进山前,郭耀华已经来过数次,业已了解到金丝猴大致的生活地点及行动规律。他说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在金丝猴经常出没之地搭几个可以藏身的窝棚,以便躲在里面等候猴们的到来。说起来只三言两语,做起来却是难上又难。我们每天清早便上山。山不高,却很陡。因是夏天,为防蛇咬,我们必须穿上深筒的套靴。套靴没有小号的,最小的也有40码。每天穿着40码套靴爬山,想想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初爬时,累得我爹呀妈呀地叫唤不停,爬到山顶至少得半个小时。郭耀华却因常在山里跑,自己也跟猴似的,几乎只几分钟,便见他人已站在山顶上了。连三个背机器的民工都不如他。山上自是无路,我们往往是一路走一路砍去荆棘,辟出条路来。那年正是熊猫爱吃的箭竹大面积死亡的一年,箭竹不高,却是十分密集,一望一片黄色。郭耀华说有一次,他走到了箭竹中,迷失了方向,怎么走都走不出来。硬是在里面转了好几个小时,才脱身。初始听他说,还觉得那有什么走不出来的?真正轮到自己走进去,淹没其间,只能见到顶上的天空时,方知在那里面迷了路,花几小时走出来也算万幸。

跟郭耀华去神农架拍金丝猴 - 方方 - 方方

在山间工作。操作机器者为郭耀华。戴红帽者是我。金丝猴看见我的红帽子就跑。

   在小龙潭的山上,我们跟着郭耀华转战。每见金丝猴群或栖息于树或在树枝间跳跃时,郭耀华便忙忙碌碌地拍摄不停,并不时指出哪一只是猴王哪一只是哨猴。金丝猴很精,总是很快便能发现我们,哨猴一发现我们,立即发出信号,于是猴群便纷然逃逸。我们只好跟在它们后面追赶。山上的路自是比不上树上的路来得顺畅,我们的腿自然也不如猴子的腿。常常没追多远,跌跌撞撞的我们便被猴们甩下了。拍动物之累,我在小龙潭那些天算是尝够了滋味,尽管我是所有人中最闲的一个。

   山里的生活很苦。考察队的房子约有四五间,我与请去做饭的一个女孩同住一室。室内无床,只能将汽垫床打足气铺在地上,再放上睡袋。初睡颇不习惯,但睡过几天,也觉得不错。虽是夏天,山里仍然很冷,黄昏时便得把羽绒服穿在身上。我们每天都听收音机里播出天气预报,一听说武汉气温达38、9度,我们便高兴地叫着:再往上升一点。颇有些居心不良。山里避暑虽佳,但却无电。夜里既无电视可看,亦无灯光看书,我们三个人便只好天天点着蜡烛打牌,拱猪牵羊,很是枯燥乏味。碰上连天下雨,更是无计可施。不知道怎么才能把日子打发过去。伙食亦在上山三天之后变得难吃起来。因主要食品需得开车到兴山县买回,每出山一次至少得一天时间,所以食物及菜只能一次性买到。如此这般,便只能一连几天碗里都是同样的内容。有一次,司机下山去买回一大堆肉,郭耀华便让善长做菜的QK将肉全部都卤出。那天晚上,卤肉卤得满山香气,馋煞死人,只担心这香气会引来些不速之客,比方熊呀什么的。但不幸的是那一堆卤肉早也吃晚也吃,最终也把人吃得叫苦不迭。

   我和QK在山上大约呆了半个多月,因各各有事,便返回了。留下郭耀华一个人在那里孤军奋战。虽然郭耀华已在山里呆过很久,习惯孤独,但我走时,依然感到几分怅然。没有去时,从未想过郭耀华一个人在山里怎么过,去过之后,便常想,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得下去?

跟郭耀华去神农架拍金丝猴 - 方方 - 方方

依然是1985年,这是在神农架高山牧场——大九湖。 

   而郭耀华却一过便是几年。其间虽然他回台过几次,但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在山。尤其大雪封山时,人车皆不能出入,时间长达好几个月,他依然独自一人领了几个民工在山里工作。说起来,郭耀华几乎跑遍了神农架的每一个山头。他和民工一起背着两部摄影机、背着帐蓬睡袋以及锅碗瓢勺,翻山越岭,过涧跨河,可说是历经艰难,九死一生。令人惊异的电视片《神农架之梦》和《神农架金丝猴》便是他一个人在神农架大山里吃遍千辛万苦拍出的。有一段时间,中央电视台两段节目间歇时,常常播放一组金丝猴在树枝上欢腾跳跃的镜头,那时我尚没看郭耀华的《神农架金丝猴》,但我知道,这些金丝猴一定就是郭耀华的金丝猴。

   有时候想,一个人怎么能有那样的坚忍精神来做这么件艰难事情呢?从我们看到过的许多电视专题片中,我们知道电视是可以拍得十分讨巧的。拍拍名人,拍拍老板,拍拍现代化企业以及自然风光,诸如此类,自己不吃亏且上下欢喜。以郭耀华的能力,拍这样的片子,还不是小菜一碟?他全然可以做得轻轻松松,并且同样在圈内出名。但是他却不去做或是很少去做这类的选题。从这他拍过的片子里,我们可以看到他拍的那些都颇有难度。拍《襄渝铁路》,我知道他为拍飞驰中的火车底部,曾钻在铁轨下一条窄窄的沟里;拍神农架时,我知道他曾经有过落入洪水的经历;拍《溯探棕峡》一片中,他又两次坠入深潭,其中一次还包括一台摄像机和十几公斤的行李。这样的人生阅历并不是很多电视记者都有过,甚至郭耀华为自己拍片所作的选题也不是那么轻易让人理解。

   原先,我觉得,在郭耀华身上有着一种狂热的职业热情。这种热情使他得以投入自己全副精力去制作出每一部电视片,使他具有顽强的追求和惊人的毅力,去承受职业带给他的所有艰辛。但时间长了,尤其人到中年,徜仍从这个角度去理解郭耀华,便未免简单。

   我想,郭耀华从来就是个桀骜不驯者,他极富个性色彩,总要独特于人。持如此性格者,想让他人云亦云简直不太可能。同时他也从不愿在自己的片子里表达别人的意思。他总是更想要自己的专题片里发出自己的声音。他的镜头是他的眼睛,他的文字是他的思想,他的音乐是他的情绪,他的剪辑是他的节奏。总而言之,他要思他所思,拍他所想,把他特立独行的风格体现在他的作品之中。简而言之一句话,他要成为一个独立的成熟的人,并用自己的作品表现出自己的欲望。

   一个人想要如此这般生存在世间很难很难,而完全做到这点则更难更难,我并不详知郭耀华是否做到这一点,亦不知他是否把人生也当作一种探险,只知他的每一步都是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开一些难以参透的奥秘。或是自然之秘,或是社会之秘,或是人之秘。而他终究是否得到无限风光却也是未知之数。

   我把这份带有强烈私人色彩的感受权作此书的“序”,这可使大家在读郭耀华的作品时,也多少了解一下他这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