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红楼前的革命(下)  

2007-10-12 13:5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前的革命
 
四、利箭已经扣在紧弦上

 

   彭刘杨三人英勇就义的消息,瞬间就在革命党人中间遍传。悲痛与愤怒,极大的刺激了人们。我总觉得没有这三人壮烈牺牲,恐怕武昌起义还不会有这么顺利。正因为他们的死,正因为他们为了革命宁愿引颈就义的壮举,把无数人的悲痛、愤怒和对他们的敬仰聚集到了一起,成为了一股无坚不摧的动力。坚定的革命者更加坚定,动摇的人们亦不再动摇。他们的鲜血就像是凝固剂一样,将多少还有些松散的力量拧成了强烈的,巨大的能量,这是比原弹更为激烈的东西。

    10月10日,在工八营的早餐时间,革命党人总代表熊秉坤将那里的党人代表集中,熊秉坤说:“吾辈名册已经被索去,反亦死,不反亦死。与其坐而待死,何苦反而死,死得其所也。”他的话得到众人一致的赞同。他们定于下午出操时起义。不料消息再一次走漏,各营下午一律停操。于是,熊秉坤便改为晚上头道名点过后,二道名点之前,即七点之后,以熊秉坤的枪声为号,举行起义。

红楼前的革命(下) - 方方 - 方方

熊秉坤。

   晚,头道名点过后,熊秉坤去各队查看士气,便是在这个时候,金兆龙与他的排长陶启胜发生冲突,他的战友程正瀛抬手朝陶启胜开了一枪。熊秉坤闻枪声而至,他追在陶启胜后面连连开枪,但未击中。

   枪声成了起义的信号。瞬间,工八营骚动了起来。早已磨拳擦掌的革命党人,倾巢而出。喊叫声枪弹声将武昌的夜晚打得粉碎。

红楼前的革命(下) - 方方 - 方方

武昌起义革命军十八星军旗。

   官长们闻声意欲弹压,但抵挡不住士兵们的抗击,工八营的反动势力很快崩溃。熊秉坤立即吹哨集合队伍,响应者有四五十人,在熊秉坤的率领下,他们朝楚望台进发。

   楚望台的革命党人听到营房传出的枪声,知道那边起义了,于是立即呼应了起来。他们占领了军械库,大开库门,将大批的枪弹交给起义前来的革命军。熊秉坤以总代表的身份下令,本军称:“湖北革命军”。今晚作战以破坏行政机关,完成武昌独立为原则,清朝督署为作战目标。口号为“同心协力”

红楼前的革命(下) - 方方 - 方方

占领楚望台时的情景。

   革命常常是混乱不堪的,但在此混乱当中,常常也会有一些极其明智的决策。这些决策总来自于那些格外冷静的人,熊秉坤就属于这类人之一。熊秉坤在发出号令后,察觉出兵士们对他的不以为然,他感到极不自在,考虑到自己在军中位卑职低,恐难服众,担心局势若失去控制,功亏一篑,于是顺应了兵士们的愿望,将总指挥之职让给了曾经参加过日知会、又有着丰富的军事指挥经验并在官兵中被称为“智多星”的吴兆麟。吴兆麟时为楚望台左队队官。

红楼前的革命(下) - 方方 - 方方

起义总指挥吴兆麟。

   工八营的起义全然是熊秉坤策划和组织的,在革命的最关键时刻,职卑位低的熊秉坤主动地挑起了大梁,工八营的革命党人在他的指挥下起义行事,并将这场起义变成了全国性的胜利,所以称他为“熊一枪”,从广义上讲也不为错,虽然真正的第一枪,并非由他发出。

   吴兆麟当即以总指挥名义发布了命令,他对起义部队重新作了部署后,着手攻打总督署。口号改为“兴汉”。

 

五、总督从后花园钻洞逃亡

 

   南湖炮队在武昌城外。最初的起义计划是打算由南湖炮队发难。起义军的主力也在这边。在工八营打响起义的枪声时,其实这边也已经开始了行动。可是因为距城区远,行动难度比工八营要大。

   工八营曾经惹起开枪的金兆龙被派去迎接南湖的炮队。金兆龙率人到城门时,守门的人都逃得干干净净,城门紧锁,连开门的钥匙都没有。这个金兆龙大概是个习武之人,他将一尺长重三斤的铁锁用力向怀中一拔,竟把锁碎成数段。

红楼前的革命(下) - 方方 - 方方

起义门原名叫中和门。后改名为起义门。现在还保留在武昌,只是好像变了样子。

   金兆龙在半路与携着大炮向城内进发的炮兵第八标主力相遇,他们将大炮安置在楚望台和蛇山。炮队由蛇山后上山,天黑路难行,几门大炮几乎是被起义的兵士扛上蛇山。

   应该说吴兆麟指挥起来还是有两下子的。大炮一到位,他便指示:“今夜如果不将敌击溃,一待天明,吾辈必为所虏。”于是,炮火直接对准了督署衙门。

   武昌起义,可以说,如无这些大炮的优势,想要一夜之间致敌兵溃如山倒也不太可能。

红楼前的革命(下) - 方方 - 方方 

武昌都督府(摘自汉网)。

   其实早在炮轰总督署之前,湖广总督瑞澂已经听到了兵变的消息。虽然在白天他杀人如麻,而此一刻,他却十分紧张。瑞澂立即叫了他手下的文武官员商量应变的办法。瑞澂是个无能之辈,他的手下又焉能有强能之人?即使有,出的高明主意,瑞澂又怎能认得清楚,听得进耳?他的手下人中,的确也有清廷忠臣主张死守制台衙门,以等救兵;但也有人表示仅此一点兵力,无从谈守,既如此,又何必在此等死。瑞澂乃一个胆小无能之辈,他选择逃跑的方案便是必然。

红楼前的革命(下) - 方方 - 方方

武昌起义革命军攻占后的清湖广总督署。

   是时,革命党人已经打了过来,从前门出逃业已不太可能,而制台衙门又没有后门。有人提议瑞澂家的后花园离长江楚豫轮的停泊码头颇近,可以在墙上打上一洞,钻洞而出,逃到楚豫轮上去。瑞澂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于是,领着一群家眷,什么也没有带,进到了后花园。此时大约在晚上九、十点左右。瑞澂令手下用枪托将墙泥捣碎,再用刺刀将砖撬松,最后用枪托把砖捅开。很快墙被打出一个大洞,瑞澂一行人从洞中钻出,步行了约二十来分钟,抵达楚豫轮。他们一上船,即令启航。楚豫轮朝汉口驶去。

   轮船刚刚离开码头,就听到总督署枪声四起。

  从某种程度上说,瑞澂的无能和胆怯,也帮助了武昌起义大获成功。

 

五、黎元洪被推到了历史前台

 

   一句老话说,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我不知道这话用在黎元洪身上是否合适。可是多少年来我看宣传文章,就一直有这么一种感觉。

   事实上也是,武昌起义后由他出任湖北军政府都督显然是革命党人的一件最无可奈何的事,因为革命党所有的重要人物斯时斯刻都不在汉。而局势又必须有人出面前来稳定,在这个关口上,黎元洪便死拉活拽地被人推到中国历史这个最重要的关口上。现在看来,他是捡了一个大大的便宜,可在当时,黎元洪自己却是百般的不情愿。

红楼前的革命(下) - 方方 - 方方 

因辛亥革命而暴得大名的黎元洪。

   黎元洪是湖北黄陂人。毕业于天津水师学堂,说起来也是科班出身。他原是海军,甲午海战后,他所在的军舰被击沉,于是,便投靠了张之洞,之后又被派到日本学习,归国后就参加训练湖北新军。这个人的性格可能比较温和,心地善良,待士兵亦不错,所以,他在士兵中口碑颇好,也算是有些威望。

   10月10日夜,黎元洪闻知兵变讯息,起先还想效忠清廷,前去镇压,后来发现情况不对,便也只有一逃了之。黎元洪藏到了他的手下刘文吉家中。可是去到之后,想起家里的积蓄及细软徜若悉尽丢失,也很不甘。于是派伙夫回家搬运。该伙夫挑了三只皮箱出来,恰恰与巡查的革命党人程正瀛等所遇。对方以为他是乘乱抢劫者,便喝令止步。伙夫经询问,不得已供出自己身份,并说明自己奉何人所派,箱子主人为谁。这一说不打紧,革命党人立即与伙夫一起去到刘宅。黎元洪知道自己再藏也无益,便说我平常对你们并不刻薄,你们为什么要为难我?革命党人说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你出来主持大计。黎元洪被革命党人带到楚望台。

   总指挥吴兆麟考虑次日城内百姓知道兵变恐有大乱,必须赶紧写出安民告示。但是告示署谁的名字,却有讲究,否则难服民心。他便提出找混成协协统黎元洪来担当鄂军都督。当时亦有人反对,提出了一系列名单,可是合适的人却都不在武汉,而在汉的人,除了黎元洪外,竟是找不出一个更为合适的人选。好在革命的目的是反清驱满,首领只要是汉人,就问题不大。所以最终只好决定找黎元洪。

红楼前的革命(下) - 方方 - 方方 

起义后,革命军强行给老百姓剪辫子。

   恰这时,黎元洪又被起义军找到。接到信息,总指挥吴兆麟将兵士排成一排,鸣号欢迎之。黎元洪穿着青呢马褂,灰色长呢夹袍,头上戴了顶瓜皮小帽,从兵士前走过,有些胆怯,又有些恼怒,但却无力左右自己的行动,其状想来多少有些可笑。期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一个炮兵在黎元洪走过来时,大呼要黎元洪下令作战。黎元洪的手下在一边嘱黎不要理会他。炮兵正在革命的兴奋中,听此一说,怒不可遏,举刀便欲砍杀黎元洪的手下。黎元洪只得以身敝之,幸亏吴兆麟及时制止了士兵的行为。

天亮之后,众人拥黎元洪到阅马场咨议局。因湖广总督署受战火破坏,一时不能修复利用,经众人商议,决定以省咨议局办公楼作为中华民国鄂军都督府(即湖北军政府)办公之用。

   黎元洪走到门口,有人高呼“黎都督到了。”黎元洪默然不语。纵然如此,但在他一脚跨入咨议局大门那一刻,这里立即成为了新的革命中心。

   革命的地点,随着黎元洪和身影,由狭窄里巷中那些秘密的房间,堂而皇之地转向了街面,转向了这幢红色的楼房。

红楼前的革命(下) - 方方 - 方方

 

六、红楼的光芒照亮中国

   1905年6月,慈禧派出五位大臣出国考察政治,大臣们在海外经洋风一吹,接受了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的影响,回国后,便奏请“宣布立宪”,以立宪来抵制革命共和。这回慈禧同意了。为了立宪,必须成立一个类似的民意机关。清廷颁布各省咨议局章程,并限各省在一年内一律成立咨议局。湖北自不例外。

   既要成立咨议局,便得有办公场地。于是新建办公室及会议大厅也就顺理成章。咨议局新楼的地址选在了位于蛇山南麓的阅马场。这地方曾是明代的教场,当年有演武厅三间。明代教场往往被人称作阅兵楼,故清朝顺治年间,湖北巡抚在此重建教场后,称此地为阅马厂。它是清军练兵演武的操场和举行武科考试的考场,有演武厅。清军绿营兵的营房也在这里。1688年,被裁的绿营兵起事,在阅马厂建立总统兵马大元帅府,从那以后,阅马厂就成为老百姓反聚集反抗的重要场所。1853年太平军也曾在此筑台“讲道理”,并举行进军南京的誓师仪式。所以,这块地皮上,叠压着不少反抗的传奇和革命的往事。

   1908年由清政府出资,在阅马场北面修建起湖北省咨议局大楼。大约在1909年,大楼建成,它成为湖北咨议局办公所在地。当时的议长是汤化龙。

   大楼紧靠蛇山南麓,占地28亩,建筑面积六千多平方米,分办公和生活两个部分。主要建筑由咨议局办公大楼和议员公寓组成。此外尚有东西平房、大门及门房。它的设计者是日本人福井房一。这个人在武汉还设计过什么房屋以及他的生平来历,全无资料可查。可以一说的是,这个日本人并没有把房子设计成日本东洋风格。而是采用了近代西方行政大厦和会堂的建筑形式,几乎就是对西欧议会建筑的模仿。砖木结构,两层楼房,平面呈“山”形,构图对称,庄重典雅,很符合中国人的欣赏味口。它的室内二层大梁采用了钢筋混凝土结构,是武汉地区最早使用钢筯混凝土结构的建筑之一。因是政府出钱,后台老板颇大,所以整幢大楼的形式和规格都极其追求完美,说它是武昌城近代建筑之最一点也不为过。直到今天,时间业已过去几近百年,走近它,细看它,觉得它仍然是那么爽目,那么富有气质。

   咨议局大楼因外墙用特质的优质红砖砌成的清水墙,屋顶变化多端,但全以清一色的红瓦铺就。红砖红瓦使得整个大楼焕发着一种鲜艳而明丽的色彩,故通常被人俗称为“红楼”。中国革命者喜欢红颜色,不知道是否由此开始。

   黎元洪走进咨议局时,咨议局议长汤化龙等宪政派人物也都业已到达。不管他们后来路是怎么走的,在当时,他们却都是革命的支持者。汤化龙首先便发言表明了支持革命的态度。吴兆麟当即在会上提出公举黎元洪为湖北省大都督,汤化龙为民政总长。全场鼓掌,一致赞同。却只有黎元洪一个人表示不同意。黎元洪再三表白自己不能胜任此职,但会议业已通过,无人理睬他的表白。这个都督无论他当与不当,都必须强制执行。

   早已写好的安民告示拿了上来,现在需要黎元洪签字生效了。可是黎元洪依然在推辞。他连连摆手说:“莫害我!莫害我!”,坚辞不签。革命党人对此终于有些忍无可忍,心道没有杀你已经是对你不错了,而选你当都督,是我们临时无人,更是够让你占了大便宜,你居然还这样不识抬举,推三阻四。一个叫李西屏的革命党人怒而举枪,他对黎元洪说:“你再不答应,我就枪毙你!”这一刻的黎元洪不知革命的前景如何,依然死活不肯,最后李西屏只好代他签下了一个“黎”字。很快,咨议局大门外便张贴出了一张以“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黎”的安民布告第一号。

   这张告示下“黎元洪”三个字的确起了莫大的作用。无论国人还是洋人都没有想到,堂堂协统黎元洪竟也是革命党人。清军残部士兵也大为惊心,一时间纷然易服逃亡。

   但是人在咨议局内的黎元洪却在起义的两天内,不吃不喝,不言不语,不闻不问,因此他得了一个外号“泥菩萨”。到了第三天,武汉三镇全部被光复,胜利消息频传,更兼有人以“黄袍加身”的故事启示他,黎元洪突然醒悟一般。他不仅开口说了话,并且同意剪去了自己的辫子。

   黎元洪最后的出山,一来是革命党人的胁迫,二来也是他自己在长考过后,未能禁得住功名利碌的诱惑,最终而成为了起义军的首领。此后,他又被独立各省都督代表会议举为临时政府大元帅。他在历史上的位置因了他最后的决定奠定了下来。以前无论他有过怎样的反动行为,以后又无论他干过什么反革命的事情,都丝毫不影响他在这一场举世闻名的革命中所立下的功绩。历史记录常常十分简单:不计过程,只看结果。

   而这幢由清政府出大钱修建的红楼,也成为了革命党人宣布废除清朝帝制,成立中华民国的所在地。这个时间距大楼的落成时间才不过两年。

红楼前的革命(下) - 方方 - 方方

站立在红楼前的孙中山铜像。 

   武汉这个地方,地处内陆深处,几千年中并没有多少可以传诵久远的故事,这场革命的爆发,给武汉面向全世界做了一次最大的广告,也让武汉有了无数惊心动魄、悲壮惨烈的往事,它们都成为武汉人永远的话题。

   二十年后的1931年,红楼的前面树起了孙中山铜像;七十年后的1981年,这里成为了辛亥革命纪念馆。红楼前的革命成为人们不可磨灭的记忆。

   现在红楼的地址是武昌武珞路1号,再过两年,它就满一百岁了。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