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闲话:忍看朋辈成主席  

2007-09-30 13:2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话:忍看朋辈成主席 

    同学唯心论为他单位的通讯员举办写作培训班,请我去讲课,几次都因我有要事在身,没能去成。这是第三次,再不去,就对不住老同学了,所以犹豫了片刻,还请示了领导同意(现在我很有点组织纪律性了,要自我表扬一下),于是得以成行。这样就到了福州。

   到福州本想跟当地作家杨少衡打个电话,我们一起到俄罗斯走了一趟,一路玩得很开心。来到他的地头,一起喝喝茶聊聊天一定很开心。结果来后即听说,他刚刚当选福建的作协主席。

   突然就想起何立伟的名言:忍看朋辈成主席。便忍不住笑。那是几年前,熟人朋友们仿佛一夜之间都当了作协的主席,王安忆在上海作协,蒋子丹在海南作协,铁凝在河北作协(几前年呀,不是现在。),陈忠实在陕西作协,张平在山西作协,韩少功在海南文联,张炜在山东作协……,掐指算来,真不老少。于是何立伟脱口而出这句话,一时间,成为名人名言,到处流传,令人笑倒。其实何立伟自己也是长沙作协的主席。

   如此说笑,表明真正的作家大多也没把当主席当成什么了不得的事。以我来说,不当恐怕还更自在。我的同学老太和夏十三他们在选举那天说,应该策划一个行动,把我选掉。这样,文坛就比较好玩了。老於也说,然后我再写一本《我怎么被选掉了》的书,一定好卖。这主意,真是太好玩了,连我都赞成——当然,最好书能卖到一百万。文坛到底是太沉闷了一点,有点好玩的事不容易。

   在福州,我估计杨少衡这个朋辈主席也一定忙得不开交,所以电话也懒得打,何必给他添事?自己跟同学一起,跑到马尾去看了下船政博物馆。实话说,真长了不少见识。这些内容,我得抽时间单另为它写篇文章。

   临行之前,收到《长江商报》记者长篇提问,时间急迫,匆忙作答。纵如此,还是将这些内容贴上来,算是国庆节前,喂俺博客一顿大餐。

 

答长江商报记者问:

长江商报:首先,祝贺您当以高票当选新一届省作协主席!您觉得是什么原因让大家把手中这神圣的一票投给了您?觉得今后面临着新的挑战么?您的家人支持您么?

答:谢谢。我想应该是大家的信任吧。大家希望能有一个作家来当主席。所以,这个主席的位置上坐的并不是我个人,而是湖北的作家。因为只有一把椅子,我作为代表替大家坐在上面。所说什么新的挑战,我想还不至于吧,没那么严重。我家里人,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我大哥二哥都在大学当教授,他们一个表示支持,一个坚持反对。但是他们统一的想法,就是你还是要好好当作家。这一点,跟我自己想的一样。

 

长江商报:作为一个作家,以前大家通过作品来认识您;而现在,您本人走到了前台,受到媒体、大众的更多关注。您如何看待这种关注?会感到压力吗?

答:大家关注,更多的还是关注文学,关注作家,这是好事。我不会感到有压力。其实也没什么压力。我是个事实求是的人,做得了的事我就做,做不了的事我就不做。——只要不让作协去赚钱,派给我们必须完成的经济指标,像你们报社那样(你们社长的压力肯定比我大),我就没什么压力——开个玩笑。

 

长江商报:最近在创作一部长篇小说?这么说,您马上就要适应这两者的角色转换了?

答:我是在写长篇,本来也是慢慢在写。我喜欢悠闲的写作方式。但也似乎不存在角色转换的问题。当作协主席也不必天天坐班,我想跟我以前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差别吧。只需我把以前看闲杂书报或是上网转悠或是出门游玩的时间减少一点就是。

 

长江商报:目前省作协有多少专业作家?您对目前本省作家创作情况满意的地方是什么?觉得还有什么不足?可否具体评价几位作家?

答:省作协目前只有几个专业作家——讲老实话,之前的事我从来没有过问过,因为从未去坐班,也没办公室,甚至有些什么部门、它们的办公室在哪里我都不太清楚。所以,我还得有一个适应过程。作家们的写作都非常自觉,每年都有好作品问世,这是最让人开心的。不足的是,我们的年轻作家作品还缺少冲击力。湖北八零后有不少作家,他们在年轻人中很有影响,像胡坚、戴漓力、李海洋等,这次没邀请他们来开会,真是很遗憾。等我知道他们都不是代表时,已经太晚了。我希望他们能多多参与湖北的文学活动,需要我们帮助时,我将尽我的能力给予帮助。当然,我更希望看到他们能有好的作品问世。

 

长江商报:您认为湖北文坛在中国文坛上占怎样的地位?这些年有变化么?

答:应该是比较靠前的。如果有变化,那就是,在全国有影响的作家越来越多。 早些年一提湖北作家,就是我和池莉。再后来,加了刘醒龙和邓一光,这几年又加上了陈应松和熊召政。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很多省里,八十年代写作的许多著名作家都写少了,于是慢慢换了新人。但我们省,我和池莉一直坚持在写,一直坚持自己的文学理想和追求。后来刘醒龙和邓一光冲了出来,他们因为佳作不断,影响力也一直持续着,再到近些年,熊召政和陈应松又一批优秀作品走向全国,成为知名度很高的作家。二十多年来,我们的队伍一直没有减员,却一直在增加。我特别希望这支队伍越来越壮大。

 

长江商报:作为省作协主席,您提出了什么样的新思路来拓展作协工作?

答:我昨天才当选,所以还谈不上有什么工作新思路。但我最想做的事是:1、一定要帮助年轻作家,尽可能为他们创造条件。虽然他们都是很独立的人,但我仍然愿意支撑他们一把。2、一定要帮助生活在最基层的优秀作家。作协虽然有很多活动,比方开这种代表大会,但生活在最基层的作家恐怕很难有机会被推荐,因为名额少,而文化干部又多。虽然干部们也写作品,但毕竟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作家。所以,我希望我们作协能够越过这一层文化干部,直接对基层的作家有所帮助。3、我要对热爱文学的女性作家或是女性写作者施以援手。其实现在的写作者和阅读者,女性为多,但每次开会,黑压压一片坐的都是男人。这次副主席的人选,原本是十四个男副主席,是我提出要求置换一个男性副主席出来,这样才有了一个女性副主席。现在正副主席的男女比例是15:2,这样的比例,我个人认为仍然不合适。所以我也很希望我们的女性写手们,以后多多参加作协的活动。让大家了解你们的才华和作品。

 

长江商报:您才30岁就是省作协的理事,还被提名为省作协副主席的候选人。现在也有更年轻的,包括“80后”的这一代创作者,他们的名气还不够大,也没有加入作协之类的组织,您看好谁?觉得他们有什么优点?具体打算如何来扶植他们呢?有哪些经验之谈可以告诫他们的?

答:说起这些,我觉得以前的作协领导和老作家们真是有风度。我30岁被推为省作协副主席的候选人时,那时候我才写作两三年。是我自己觉得自己不配当这个副主席,当时我是请徐迟老师帮我在会上表示,我自愿放弃候选人资格,但继续保留选举别人的权利。作协的老同志们都应该记得这件事。那一年,我成为了作协理事。5年后,作协换届。我成为副主席,35岁。那年头,在我们之前的老作家多不多?照样很多,但为了提携年轻人,他们把名额给了我们。现在呢?40岁以下的副主席一个都没有。这些年作协在对待青年作家的问题上,工作的确做得不好。如何扶植年轻作家以及看好谁,我还没有想过,我要去了解情况再说。但我的经验是,如果想当好作家,一定要坚持写下去,中途不要松懈,一松就跟不上了。有些人以为自己歇几年再写也一样,其实是不一样的。你跟不上来。

 

长江商报:对于前一阵子,韩寒针对中国作协的言论,如拒绝加入中国作协、要解散中国作协之类,您对此有什么看法?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么?

答:我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年轻人嘛,有叛逆之心有傲骨,放言无忌,太正常也太应该了。这就是他们这个年龄应该做的事。完全可以理解。我年轻时也狂傲过也一样放言过。我也没申请加入中国作协,但那时候作协的工作做得比较细,他们来找我,说希望我加入中国作协。我甚至连职称都没去申报,也是作协的同志,专程把表送到我家里来,要我申报一级作家。我与八零后不同的是,我顺其自然,人家主动找了我,我不会抝着不配合。所以,我也很理解韩寒。也很欣赏他。他现在不叛逆,过了这个年龄,他想叛逆恐怕都没劲了。

 

长江商报:去年中国作协换届,49岁的作家铁凝当选新一届中国作协主席,而王安忆、张抗抗也晋身中国作协副主席,评论界称中国作协从此开启了“玫瑰门”。现在,文化鄂军由您和沈虹光两位女将统领,您对此现象怎么看?

答:中国作协副主席还是以男作家为主吧?当然,跟上个世纪相比,这肯定是社会的进步。但这些女性的当选,并不是因为她们是女人才选她们,而是因为她们作品的优秀,她们的本人有社会影响力。社会的进步在于,大量的妇女有了文化,女性写作的水平大大提高,女性作家的优秀作品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上也都不输于男性作家。文坛女性作家的比例大增,这些女性的当选,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另外,方方老师觉得这两天报纸上关于您的报道有失实的地方,可以在我们报纸上纠正或重申一下?还有,其他想说的话,也可以发来。谢谢!麻烦老师了,因为截稿时间也快了,只有匆匆几句了~

答:我还没看到什么报道。只是希望记者在写我的时候,不要用那些煽情或肉麻的文字。尤其把这些肉麻的字句变成我的语言时,我很烦。同时,也希望不要再提及我的女儿,我和她都很烦。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