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祖父之死  

2007-09-18 18:2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九·一八。贴下旧作,好多年前写的。再次翻找出来,也算是让自己不忘。

 

祖父之死

    前几日收到远在南通的五叔来信,说是祖父的学生们为了记念祖父被害57年,欲在9月开一个纪念会,并为祖父出一本纪念册和立一座碑。这消息十分令我感动。我想,一介书生的祖父,虽然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伟业,但时隔57年,人们仍然那么深刻地将他铭记于心,缅怀他和敬仰他,全然是因了他的人格和气节。可见,无论人事如何变化,世风如何肤浅,那些崇高的精神最终都是人类所崇拜和追寻的。

   我的祖父早年毕业于京师大学堂(即现在的北京大学),他学的是英文专业。像当时的许多知识分子一样,因深受教育救国的思想的影响,毕业后,祖父便放弃了一切可能获取功名利碌的机会而回到江西老家。他作了当时南昌二中的一名中学教员。在教学中,一度他也潜心学问,出过三部专著:《经学概论》、《文字学概论》和《中国文学史》(上下册)。抗日战争爆发后,惊醒了祖父的教育救国梦和学问梦。他每日皆痛心疾首,在课堂上大讲岳飞以及讲精忠报国之类。痛斥逃跑主义,极力鼓吹以抗为战。讲至激昂时,往往捶胸顿足,仰天长啸。令一帮学生大为震动。

   1937年,战火从北方迅猛地烧到了南方,日本人打到了江西。祖父所在的学校举校迁移至江西清江永泰镇。祖父却放弃了随校同迁。他拎着简单的行李,只身回到家乡,相伴而行的是深深的亡国之恨。在家乡,他甚至试图组织抗日,但终究因他只是一介儒生,只能作些演说而无法摆刀弄枪。1938年7月1日,日本人打到了祖父的家乡。当祖父同乡里一群老弱一起往山里避难时,途中与日本鬼子相遇。在此关键时刻,祖父挺身而出,对日本鬼子说:“这些都是老弱妇孺,你们不能对他们施行强暴。”祖父说完,恐翻译不如实转达,便又用英语说了一遍。祖父一口流畅的英语,使日本鬼子很为惊讶。于是他们要带走祖父。祖父指着他的乡亲们说除非放过他们。日本人意在请祖父出面替他们安民,为此他们放走了众乡亲而独独带走了祖父。

    初始,日本人了解到祖父是教师,于是加以礼遇,送上食物,并让军医为祖父洗敷伤口。然后便要求由祖父出面来为他们维持当地公路的治安。祖父自是不会做日本人的傀儡,在庭讯中,祖父索取笔纸,当场写下“匹夫不能为国拒敌,有死而已”的文字,之后,他便闭上眼睛,既不说话也不进食。不多久,外面有枪声响起,祖父知是我国的正规军在反攻。突然振奋而起,高声道:这是中国人民的枪声,你等不久即会作大陆之鬼也。祖父的言行终于激怒了日本鬼子。鬼子头目率先拔刀直刺祖父面部。当即刺穿左眼,血流如注。随之几个日本鬼子一涌而上,用乱刀刺杀,导致胸腹全穿,头颅尽碎,死状惨不忍赌。斯时的祖父,才刚刚进入五十矣。

   祖父的英勇殉国的过程,被另一名被俘的乡亲亲眼所见。待他逃出来声泪俱下地向人们讲述祖父之死况时,闻者皆泣不成声。祖父的英雄气概和民族气节,一时间被到处传扬。正是因为祖父的死,令当时好几个亲戚愤而投笔从戎,加入抗日之中。在《江西省通志》上《汪国镇传》中记有:“其殉难事迹经省教厅呈报江西省政府转呈国府,褒题‘义烈千秋’匾额一方,以赐其家。”

   祖父的精神,是我们这个家庭永远的财富,而祖父之惨死,则又是我们这个家庭永远的伤痛。

 

附《江西省通志》有关资料:

汪国镇传

   汪国镇,字君毅,彭泽人。北京大学毕业,曾任省立南昌第二中学教员。二十六年秋,省立二中因战事影响,迁校永泰。国镇因耻于后退,而留故里,思有所为也。时战事方急,乃日聚本乡民众,讲述抗战形势及民族存亡关系。辞气亢厉,众咸感奋。二十七年5月安庆弃守,有劝其暂避者,国镇曰:“天下滔滔,宁有安身之所,今寇在数百里外,即逃避远遁,何其懦也。”7月1日,日寇进驻彭泽县城,国镇家距城10余里,为敌而进通道。午后国镇与寇相遇被俘,解至高桥联队部。敌询问各事,均默不发言,唯痛斥日寇侵略,触寇怒,鞭笞达一小时之久,致肌肤脱落,左股折断。2日晚敌酋高桥,亲自庭讯,国镇已不能起立,跌坐于地。高桥侦其为教师,因加礼遇,赐以饭食,并命军医代洗伤痕。良久,通译传言,请其负马湖公路安民之责。盖企图利用国镇为其傀儡也。国镇当索纸笔疾书:“匹夫不能为国拒敌,有死而已。”即闭目不言不食。适外间枪声骤起,敌联队部已中炮弹三处,正我军16师向敌反攻也。国镇强自立起,怒指敌酋曰:“此中国人民之枪声也,须臾汝等作大陆之鬼矣。”敌酋怒,拔佩刀猛刺其面部,左眼尽裂,血流如注,敌兵咸蜂拥而前,均以刺刀刺之,胸腹全穿,头颅尽碎,死状惨不忍睹。呜呼!烈矣。殉国时年方五十。

   其殉国情况,乃同时被俘之乡民汪志和所目睹,敌撤退时乘机逸出后所述者。其殉难事迹经省教厅呈报江西省政府转国府,褒题“义烈千秋”匾额一方,以赐其家。

                               ——摘自《江西省通志》

(注:此作写于1995年。祖父就义于1938年,距今已是69年时光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