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闲话:可怜天下父母心  

2007-09-11 01:0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话:可怜天下父母心
   忙碌了几天,终于把女儿MM送进了学校。从今天开始,她要进行两周的军训——其实这样的训练还可以长一点。MM就读于省美术学院,学了她最喜欢的动画专业——自从到了会玩游戏和画卡通的年龄,她未来的理想工作就是到游戏公司去——完全是小孩子一派天真浪漫的想法。高考完后的三个月,天天在家玩游戏和电脑——当然,偶尔也用电脑画画。对于她的不读书,我经常看不过眼,说她浪费时间太狠。结果被她理直气壮反驳说:我这是业务学习。
    美术学院一年级新生不在本部上课,全部集中到二级学院的新校区。新校区很远,在汤逊湖一带。报到的头一天,我先行去侦察了一趟。好容易找到地方,大喜过望。没料到新校区临湖而建,周边环境这么好。校舍十分漂亮,有一种充满现代感的华丽。学生宿舍的房间也很大,楼梯平缓而宽大——从细节看人性化的理念。虽然是六人一间,但室内很开敞。并且有卫生间——MM最担心学校的卫生间问题。她是一个每天要洗澡的人,天再冷也要洗,但她绝不去公共洗澡堂,除非那里每个隔间都有门。我的邻居小汪跟我一起去侦察的,她亦赞口不绝。后来我想了起来,这个学校似是留美回来的一个年轻人创办,有过如此阅历,估计他不至于把事情做得很小家子气。
    星期六,我们先去本部报到及缴费(美术生的学费高呀!),然后再去二级学院的新校区安排住宿。新校区距我家大约三十公里左右,开车顺利,四十分钟可到。算是个合适的距离。整条行车路线,有如开车兜风。穿越东湖,直上关山二路——这条据说是武汉最漂亮最现代的花园式道路。因为光谷的飞速发展,那里曾经的荒山野湖,全都变成了路两边充满现代感建筑和优雅的风景小区。
    一番周折,总算进到宿舍。这是床桌一体的家具。床铺在上,书桌和柜子下在。每人一个相对独立的学习区域。比起当年在武大住宿、同样也是六人一间的我们,条件真是好得太多——我一说这话,MM便反感,当即反驳,说你那是哪一年?三十年都过去了。说得也是。我不能总是拿三十年前的事来跟现在比。
    虽然MM从未做过家务,但来之前,我们有过约定。到学校后,她自己的事,一概由她自己做。所以,邻床的家长在为孩子铺床什么的,MM在我的指挥下,爬到床上,开始自己系帐子,自己铺褥子,自己铺床单。说起来,似乎很复杂,其实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帐子都是规格化的,床上早已留有系挂的钩子。只需要把六根绳子系紧就是。垫被也是买的成品,与床的大小相吻合,只需往床上一摊放,就成功。就算这样,MM还是费了老鼻子的劲,我在一旁看得冒大汗,心道这孩子怎么这么笨呢?但嘴上还是给予了表扬。
   细想来,一个人会做事和不会做事,其实也都是逼出来的。当年我妈是大小姐出生,很不会做家务事——尽管她也做了一辈子。我妈做菜的水平很一般,针线活尤其不行,缝纫机根本不会用,织毛衣也只能织那种最简单的。我妈常常跟人换工,就是她替人家写信,人家帮她做针线织毛衣——那时候的文盲很多呀。于是,在她能力不强的情况下,我便强了起来。当然,也因为文革十年,没怎么上学,闲时无事,便学会了很多生活的技能。记得当年,家里的桌布是我钩的,枕套是我绣的,袜子手套甚至帽子,我都织过。收音机上花瓶的花都是我扎的。我甚至还做过鞋底和袜垫(当年时兴将新买回来的布袜剪开袜底,换上自己纳好的厚厚的底子)。用缝纫机做衣服更不在话下。就连我妈妈上街买菜的网兜,也都是我像渔民一样,用竹梭给她织的。我妈妈看我做这些事情时,经常很惊异地说,你怎么什么都会做呀?我当时觉得她的惊异很好笑,因为对我来说,那些事情做起来都很容易。我妈到老了,还常跟人家说,我好佩服方方,她怎么什么都会做。——这是我听到的世上最开心的夸奖。
    而现在,轮着我当妈了。有时候,我也常常想着要训练MM做事情。可是一看她做事的样子,就觉得与其在一边教她,不如我自己做完算了。这样倒更省心省事。所以,多少年来,她什么事都不做,因而什么都不会。就连她小学时的手工作业,只要她来找我求助,我就全盘代劳。等她长大,当我觉得她再不学会做点家务,出门会有不方便时,她却已经养成了懒散的习惯。这时候,我已经叫不动她了。每次进她的房间我都烦,从桌上、床上到地上,全都乱七八糟,而且还脏。钟点工都经常不知道从哪里收拾起——因为MM会抱怨把她的东西收拾不见了。
    我承认我对女儿是有些溺爱的。其实在理智上我也很清楚这样的溺爱对她的成长并无好处。但是没办法,你就只有这个孩子,你会忍不住去溺爱她,替她做所有的事情,关心她所关心的一切。一切以她为中心。她爱吃的菜你也爱吃,她不爱吃的菜你也不爱吃了——尽管以前非常爱吃过。为了让她早上多睡十分钟的觉,允许她每天打的上学。她不在家的时候,一定要知道她所在的具体位置才能安下心来。她但凡稍稍走得远一点,你就忍不住要车接车送。事实上,MM常常也不喜欢这种溺爱,她很想摆脱这种管束,自己独立闯荡。但她又因为已经养成了现有的生活习惯,真要摆脱这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舒服生活也有难度。唉,我和MM,其实心里都是很矛盾的。有时我也觉得,对她的溺爱几乎不是她的需要,而是我自己的需要。独身子女家庭的父母大约都有同类的问题。
   现在,MM终于走出家门到外面去生活了,算是半独立吧——因为她的每一类衣服都准备了五套以上。我的方针是,内衣裤最好自己洗,其它衣服周末带回家来。我希望她经历大学四年,由半独立到独立,然后能够独自面对生活中所有的事情。而我自己,也要面对女儿已经长大、不需要我事无巨细的照顾这一事实。
   MM出门时,我笑说,总算把这个小坏蛋赶出了家门,让你在外面吃点苦头去。MM不屑地说,叱,不知道谁吃的苦头更大。到时你还不得求着我回家。
   我想她说的对。恐怕我面对的难度会她面对的难度还要大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