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闲话:这个过程是很赚的  

2007-08-28 20:38: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疆回来后,一直有点忙,公事私事都有。所以既没有时间回想新疆的风光,也没有时间整理几百张照片。心上有一堆的文章想要写在博客上,却是无空。当然,也不排除自己有点懒——早上的懒觉依然是雷打不动(只稍提前了一小时而已)。
  临去新疆前,收到武汉晨报记者关于我的新书《春天来到昙华林》的采访提纲,匆匆作了答复。《武汉晨报》业已登出。虽然还没收到报纸,但我已经在网上看到了。
   这里要夸一下武汉的记者。我知道他们好多人经常来看我的博客,我当然很高兴他们的到来。自从有天我在博客上说,我更喜欢邮件方式采访。现在的他们都不约而同选用了这一方式,真是善解人意。自然他们也知道我会把提问和答复一骨碌贴在博客上,所以现在他们的采访提问都变得很有水平起来。想来,这些家伙们其实都很有见解,只不过以前以为无人知道晓他们问的内容,常常随意而轻率地打发这些提问。而今,因为博客缘故,他们的问和我的答,都公开在此。读者在我的博客上,不仅能看到我的答,也能看到记者的问;不仅要议论我的答,也要议论记者的问。事情复杂了,断不可掉以轻心丢掉面子。所以他们做事也就用心了很多。这真是一个大进步,在这里我要狠狠夸一下他们!讲老实话,我当年做记者时,见采访对象前,事先是把功课做得足足的。绝对不会让被访者心里哑然失笑。
   下面便将采访内容原版贴出。既是给博客填下肚子,也当是给自己的书做下宣传。
闲话:这个过程是很赚的 - 方方 - 方方
             书的色彩略艳了,显得轻,我更喜欢味道凝重一点的。
        
闲话:这个过程是很赚的
 
1、看到您的新书《春天来到昙华林》,以四部写武汉的中篇小说组成,有意思的是,其中三篇篇名都带着武汉的地名——昙华林、武昌城、中北路。这样给人一种强烈的历史感和文化感,放在一起,可是一种巧合还是有意的安排?

答:既是巧合,也是有意的吧。说是巧合,是因为刚好这四篇小说都是我近三年的作品。决定编集子时,还没有想到这些,而在编辑的过程,突然发现,这四篇全都是写武汉的,而且三篇是写我现在生活的武昌,连地名都放进了标题里。自己也觉得很有意思,所以便写了“献给我生活的城市”这样一篇后记。希望这本书在武昌能卖得好一点——说笑!

 

2、您一直用自己的笔在写武汉,武汉的故事,从中能感觉到您对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巨大的关注和热爱。对于您来说,您爱武汉的哪些方面?又如何可以在其中找到如此多的素材与源泉?

答:我喜欢武汉的地方太多了。从自然环境上,我喜欢武汉的大江大湖和遍布的丘陵,它们让这座城市很有一番大气派。从地理位置上,我喜欢武汉的九省通衢,出入十分便利。从人的性格上,我很喜欢武汉人的直爽坦荡和不拘小节。我觉得武汉人很有楚人风骨,性格中天然有一种浪漫不羁。当然,最重要的是,全世界所有的城市摆在我的面前,我却只熟悉武汉。而且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五十年。要说源泉,在这里生活的经验以及对这城市的了解,大概就是。至于素材,抬头低头都看得着,根本就不用刻意去寻找。

 

3、从您的作品中,可以感觉到对老武汉的留恋,有时似乎还有一点伤感,对于您来说,老武汉意味着什么?

答:武汉意味着我的家乡。我从两岁来到武汉,之后就从来没有离开过。连续离开武汉最长的时间,也就一个月。我在这里生活得太久了,已经觉得自己完全是一个武汉人。倒是对自己的祖籍江西和出生地南京只是心理上的亲切,感觉上却十分陌生。

 

4、从您近来的作品、讲座、访谈等看的出来,您现在很关注城市的发展与命运。而且您最近的小说中有一种“变化”的东西,无论是《昙华林》中写到昙华林的改造、《武昌城》中武昌城门从有到无,还有中北路的变迁,您是把自己关注的城市改造、城市发展的问题,您所说的“记忆就是文化”,带入到自己的小说中了吗?

答:写小说的时候,并不刻意去想这些,只是想通过某人某事表达出我自己的某种情感。因为只熟悉武汉,所以,很自然就会把人物放在武汉的背景上。这种背景当然也是动态的而非静态的。或许,小说里包容着你问的这些问题,但我写小说的意图,并不为此。

 

5、对武汉的城市建设中的文化保护,您一直不遗余力,大声疾呼,如对汉口租界老房子的保护、对东湖门口小路命运的关注。您认为,作为一个作家,在这种文化保护的活动,自己扮演的是怎样的一个角色?

答:我没有什么角色可扮演。我只是作为一个武汉市民的角度,希望保护自己城市的历史。让大家通过那些尚存的老建筑,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有过什么样的过往。尽可能不让无知者将之破坏。我碰巧在写书的采访和考察过程中,看到发生的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觉得生气,所以写了些文章,期望引起大家注意。如果这些文章能对保护我们的城市起到作用,我当然也很高兴。其实这是每个武汉市民的责任和义务。

 

6、感觉您近几年的写作,有相当大一部精力放在研究城市史志上,由《到庐山看老别墅》开始,然后是几本写武汉的《阅读武汉》、《汉口的沧桑往事》、《汉口租界》,虽然不少作家也都很关注城市历史文化,但成书的并不多,您为什么花这么多精力在这方面?

答:其实这种关注开始是被动的。就是为了完成出版社的稿约。在写书的过程中,我在翻阅了大量资料后,便觉得越来越有趣。再有一点,因我本身也是喜欢历史的。高考时,第二志愿都是报的历史系。看这些史料时,要读不少相关的参考书。这个过程,非常舒服。特别近代史这一段,跟我们以前教科书写的很不相同。于是,写书的过程也就变成了学习的过程。而且,经历了这个过程,才知道自己过去对武汉的了解是何等肤浅。所以,这不能说是花了许多精力,而是说学到了很多知识,吸收到许多营养。这个过程很赚的。

 

7、这种对历史的关注,是否也影响到了您的小说创作,比如《武昌城》就是在真实历史背景下演绎的一段故事?

答:应该说是吧。因为在读资料时,看到1926年武昌围城的战役,才知道,自己虽然居住在武昌,却对本土发生过这么大的历史事件毫无了解。于是有了想以此为背景写篇小说的想法。有一天,跟著名历史学家冯天瑜先生一起到汉口开会,路上冯先生跟我讲了一个他家邻居的故事,我觉得很有意思。便跟冯先生说,我要写一篇小说叫《武昌城》。冯先生还帮我出了不少点子。并且告诉了我武昌的另几次围城。我最初计划以武昌为背景,按时间顺序写它的三次围城(一次太平军围城,二是北伐军围城,一次解放武昌),最终因其中两次的资料太少,写起来也过于庞大,所以就放弃了。只是挑选了其中最惨烈的一次围城事件。当然写出来的小说,已经与冯先生讲的故事完全不一样了。但这部小说,是近年来我自己最满意的一部,也是我写得最过瘾的一部。

 

8、套用央视纪录片的一个标题“一个人与一座城”,您的小说中也表现了一个城市的命运和一个人、一代人的命运,如《中北路空无一人》,在该文后记中,您也谈到了命运,在您看来,在时代的大洪流中,个人的命运是怎样的?

答:我曾经在自己的某篇文章中说过,我在写小说的时候是个悲观主义者。而且写着写着,便走向虚无。因为很多问题,是没办法追问到底的。我想个人命运从来就是跟时代的潮流混夹在一起的。一个人想要超越时代,太难(当然也有)。芸芸众生们都只能随时代的潮流泥沙俱下地前进。楚辞中,渔夫对屈原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一个凡人,能做到这一步,业已是相当的高人了。所以,一个凡人在时代的潮流中,想真正做自己命运的主人,大概也是不易。生活中有相当的一部分,是个人无力控制的。这种无力控制的东西,才是无常的命运。

 

9、您的写作素来关注人的命运和人性,但感觉最近的几部作品,都没有给人物命运一个最终的结局,(如《中北路》中郑富仁的官司写到一半)给人戛然而止又意味深长之感,这样写是出于什么考虑?

答:这是因为他们的生活还没有到有结局的时候。他们还在人生路上打拼,能遇到什么,能有什么样的结果,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10、看您近来的作品,无论是《出门寻死》还是《万箭穿心》,有一个感觉是您对女性的命运有了更多的关注?

答:因为我的女人,所以很自然会对自己的相同性别的人产生关注。之前我的许多小说也一样写了很多女人。比方《在我的开始是我的结束》、《暗示》等。这些小说,也是我自己非常喜欢的。

 

11、您写过知识分子女性的小说如《树树皆秋色》,但感觉这几篇写武汉这座城市中低层劳动妇女的小说,小说中饱含了更多人生意味,也更耐人寻味。她们很能代表一批人,您对她们(李宝莉、何汉晴)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答:这样的女性,在武汉大把抓。我认为她们是一群心中有大爱的人,而且面对残酷的生活,她们表现得非常坦然和坚强。但她们也有自己很严重的问题。当然有时候,面对她们许多的毛病,我也会有一点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情绪。

 

 12、在您的两类写作题材中,写知识分子的小说,如《祖父在父亲心中》、《乌泥湖年谱》等,您的写作都带有悲悯的情怀,而在写小市民的故事时如《万箭穿心》类,风格便更多诙谐,可以说是泪中带笑,悲剧之中又有喜剧,为什么会有这样风格上的不同?

答:人生都有痛苦。这两类人痛苦的内容很多是不同的。知识分子的痛苦有点形而上,有时候纯粹是精神上的痛苦。而底层百姓的痛苦常常是形而下的,由生活中很实际的问题引起。知识分子在痛苦时,是把痛苦认真地放在心上,然后理智地面对生活。而底层百姓在痛苦时,则是把痛苦不放在心上,然后坚决地扛起生活。前者常常表现出压抑感,而后者却常常作洒脱状。这样,他们表现出来的心理状态和行为状态是很不一样的。这种不一样,就带来了小说人物和风格的不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