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闲话:莫名就当了被告  

2007-07-24 13:4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话:莫名就当了被告

   早上,刚刚外出回来,便接到武汉中级法院电话,说是一个李姓摄影家把我告上了法庭,让我去法院一趟。我莫名其妙,问为什么要告我。回答说,一家房地产公司的杂志登了你的《灿烂汉协盛》的文章,里面配了五张李姓摄影家的照片。没有征得他的同意,所以把你告了。你是第二被告。

   真是让人头大!这家房地产公司我是知道的。他们的确办了一本很不错的杂志,但似乎是一本内刊,并未公开发行过。有时候,对于这一类杂志未征得我的同意而选用我的作品,我也经常不介意。无非是给业主读读,人家本来也是没有经济效益的。所以,我也不问。这篇《灿烂汉协盛》是我的《汉口的沧桑往事》书中的一篇。书也出版好几年。我并不知道这本杂志选载了它。我既没有收到过杂志,亦未收到稿酬之类。今天法院人不说这事,我还不知道。因而更不知道他们在我的文章中配了李姓摄影家的照片。至于他们的照片由何而来,我当然也是不得而知。真要说起来,我跟李摄影家的处境是相同的,但是我却得去当被告。写到这里,突然起一个念头,那我是不是也有权利告李摄影家呢?因为我也可以说这本杂志拿了我的文章去配他的照片呀!

   公民的法律意识增强了是好事。但是有些事情不必动不动就冲到法院去。彼此沟通一下,或许就可以轻松解决。而且这样的方式是不是更人性化一些?比方李摄影家与我都在武汉,文化圈就只这么大,李摄影家通过摄影家协会(省摄影家协会到我家走路都不超过三分钟)或是他的摄影朋友,很容易就能找到我的电话。李摄影家只需把这个情况通报我一声,我觉得这是很容易解释清楚的。我的书是公开发行的读物,人家信手拿去用了,他们不通知我,我怎么可能知道?而且我又怎么阻挡得住这种转载?如果李摄影家认为自己是受损害者,那我同样也是呀。再说了,就算我不在乎我的作品被这家内部杂志选用,但他要维护他的权益,我理当不会反对。但是为什么连最简单最基本的沟通都不做,二话不说就把人告到法院去呢?如此简单的事情硬要弄得复杂化,用武汉人的话说,这又是何必。

   想想真让人烦,也让人恼火。我对法院的人说,我是不会到法院来的,他要怎么告就去告好了,你们愿意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不陪他玩。

   比这更倒霉的是有一年,接到河北一家法院的传票,说什么什么人告了我,原因是我在某电视剧里歪曲事实。拿到这份传票,更是哭笑不得:电视剧根本就不是我写的。我反复打电话给法院(我没有原告律师的电话,也不认识对方是什么人),告知情况。请他们转告原告律师:我没有写这部电视剧。但法院不管,说不是你写的,你来说清就行了。我想想就觉得冤,跟我没关的事,我凭什么要跑到河北去出庭,去说明一件我根本没做的事?最后到底也没去。而这案子后来怎么了,我也不知道。反正也没有人再来找过我。这件事还不知道被什么人弄到杂志上。杂志封面赫然大标题就是什么“女作家方方被告上法庭”之类。真是吓人一大跳。还算那文章里有一句:原来那剧本不是方方写的。算是给读者一个交待,否则我恐怕再嫌麻烦,也得去打一场官司了。——想想也生气,你明知不是我写的,为什么还要弄那么吓人的标题呢?

     我有时候不明白,原告及其律师难道可以不调查清楚事情原委,先告状再说?而这些被冤的被告人,就是跟你没关(甚至完全不搭边的事),你都得消耗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去陪他们来解决你这些莫须有的事?——问法院的人,答说,你可以告他恶意诉讼。

    天啦!这岂不是更麻烦更费事了么?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