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方

 
 
 

日志

 
 

那时的我们不像今天的你们  

2007-06-28 15:3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两天,北京的小徐打来电话,说及《桃花灿烂》的电视剧已经通过,很快就会播出等等。又说看过的人都说很好,拍得很好看。但愿如此吧。小徐是一个非常能干并且很可爱的女孩子,在北京一家影视公司工作。因为喜欢这部小说,所以整个电视剧的策划以及联系什么的,都是她做的。我问她,听说被改名为《幸福像花儿一样2》。她说没有,肯定还是叫《桃花灿烂》。并让我放心。我说我无所谓啦,叫什么都可以。

   最近有点忙,顾不上博客,所以找点旧作贴上来。恰好找到两年前电影《桃花灿烂》公映时,新京报记者的一个访谈。就贴这个吧。标题是我另加的。

 

 那时的我们不像今天的你们

 

1.《桃花灿烂》讲述了一个爱情与成长的故事,那是一个残酷的青春故事,赚取了读者许多眼泪。你写作时最想表达什么?
答:当时是应《长江文艺》杂志写的一篇小说。已经发表十多年了。我想我当时大概要表达的是一种两个人在感情上相互依恋、而在理智上又相互排斥、最终导致擦肩而过的爱情经历。其实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因此很过人也都有过同样的感受。记得当时曾经跟我的同学童志刚就此作聊过人的“第三种声音”。我只隐约记得一点。似乎我说人在面临选择时常常会对自己发出质疑。比方说,我爱你吗?我爱你!但在自己确认过后,心里还有另外的声音在问:我真的爱你吗?这个声音一经发出,人就会恍惚和彷徨。恍惚和彷徨,虽然可能更加保险但却同样面临永远失去。童志刚后来就此写了一篇评论,记得他谈得很透,但是谈的是什么,我现在已经忘得干干净净。

 

2,粞和星子代表了一代人,他们身上是不是有你自己的影子?当时怎么想到写这样一个故事的?
答:很多人都喜欢这样问。尤其电影里,导演把女主人公就读的大学放在了我的母校武汉大学,这就更让人去猜疑。可以肯定地说,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有我的感受。后一问,前面已经答了。

3,哪年发表的?最初发表顺利么?如今许多人知道方方是从《桃花灿烂》开始的,这部作品对你会有什么不同意义么?成名之作,最得意之作?
答:小说似乎是在1991年发表的。因为是约稿,所以不存在发表不顺利的过程。这部作品既不是我的成名作,也不是我最得意的作品。我当年还遗憾过,早知道这么多人喜欢,就再写好一点。因为当时催稿很急,我又出差把后面部分弄丢在一个农场里了。所以后面一小半,都是一夜间赶出来的,连草稿都没有打。


4,电影本月25日公映,一部十几年前的作品突然受到瞩目,据说傅华阳5年前就从您那儿买了版权,中间剧本经过了12次修改。是怎样的一个过程?你看好这部电影么?会去看么?
答:小说出来不久,就有很多人来联系拍电影。导演傅敏(这是他的本名,我这么叫惯了)是其中之一。最早接到他的电话时,我有一种很“卡通”的感觉,因为他的公司叫“神兵天降”。当然也知道他很年轻。后来他就一直追着这部小说。他说要拍广告攒钱来拍这部电话,我听到这话时真的很感动。傅敏每次打电话,都充满激情,我记得有一年我正在新疆喀什,晚上接到傅敏的电话,他说他筹到钱了,要把电影电视剧一起来拍,他激动得不得了地说了好多,想法也多极了。其实那时版权还在我手上,我对自己说,无论如何,我得支持傅敏。那时的傅敏很年轻,等到真的开拍时,傅敏已经从年轻人变成了一个中年人。这真的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现在想起来,我仍然很感动。感动于傅敏的这份执着,他使的这篇远去的小说又重新回到读者手上。

4,相比于不少女作家,包括池莉,读者和业内人士都认为方方是个深刻的写作者,你怎么评价自己?
答:我从来不评价自己。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只是按我自己喜欢的方式写作和生活。


5,1996年冯巩主演的电影<埋伏>是根据你的小说改编的吧,给人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你的作品改编影视剧的并不是很多,让人感觉你是个离商业写作较远的人,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答:不是我离商业远,是商业离我远。现在的书很多,良莠共存。在大家不知道读哪一本好的时候,谁叫得响谁包装得好谁可制造新闻喧嚣的热点,谁可能就会红遍市场-----也就是你所说的离商业近。虽然有时候会觉得不太正常,但定心想想,全世界都这样,于是又觉得很正常。我希望能有更多的读者读到我的作品,但如果没有那么多,我也无所谓。


6,文坛现在非常流行与影视结缘,改编影视剧是提高作家之名度的一个很好的手段,你这种默默耕耘的作法是刻意的还是作品本身的深刻决定了要远离热闹?
答:我从来也没刻意,我更喜欢听其自然。实际上我也经常直接操刀写电视剧本。我在湖北省电视台呆过七年,其中有四年是在做电视剧,三年做专题片。我是中国比较早写电视剧的人之一,所以我经常跟朋友开玩笑,说我是“职业杀手”。只是,我离开电视台之后,大多是扮演“刀笔吏”角色,不署名。我也不存在特意远离热闹,因为我的工作本身就是不热闹的。同时我的个人体质也不适应热闹。但凡开会或是应酬,我都会头疼。像昨天去看电影《桃花灿烂》,应对的人多了几个,场景多换两处,当晚便头疼欲裂,一直延续到今天整个上午都头疼,必须靠药物镇疼。我只能过一种安静的生活。

7、有人说“方方的写作构成了‘方方现象——知识者写作身份的执著与坚守”,你身在其中,怎么看?
答:我没有什么看法,评论者怎么说就是什么。这是他们的工作,跟我没多大关系。

8,知道你不愿意总拿池莉和自己比,但你还是很自谦说过自己的小说卖不过池莉,你认为这只是读者对象不同么?
答:我从来没有“不愿意总拿池莉与自己比”。一个城市有两个年龄相近的女作家,人家喜欢进行比较,这很自然,完全可以理解。前年我跟池莉一起去法国,同吃同住同行了半个月,玩得也很开心。我的书的确卖不过池莉的书,这是事实。书卖得好坏,因素很多,不仅仅是你说读者对象什么的。卖得多当然好,卖得少也没有什么不好,毕竟没有卖不出去。池莉是个很成功的作家,有这么多读者疯狂喜欢她,这是她的福气。如果我也是这样,想必也会很开心。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写作路数和生活方式,这里没有好与不好之分,自己觉得舒服自在就行。我有力量作什么样的选择,就有力量来承受这种选择给我带来的局面。所以我觉得自己这样的写书和出书以及有现在这样数量的读者,也很好。

9,文坛有种声音说,池莉的和方方一起构成了“90年代文坛非女性写作的两种范本。”你不赞成写作有性别或文字是有性别的么?
答:我没听到过这种声音,我是“好作品主义”者,无所谓风格,无所谓传统还是先锋,更无所谓性别。

10,五年前你曾指出:当下少数女性作品中的女性形象,行为叛逆而思想陈旧,精神的反叛少了,肉体的反叛多了,所向往的,都有一种强烈的物欲色彩。这些女性作品走的是一条媚俗的路线,这样的叛逆是不是我们所需要的-----五年过去了,当今的女性写作在这方面有所改善么?
答:每个人都有一个成长过程,写作也有一个成长过程。大家都在成长,我自己也一样。有成长就会有改变。

11,女性作家中,你除了比较欣赏王安忆和铁凝,还看好谁?为什么?
答:当年谈王安忆和铁凝二人是针对武汉地质大学一个学生的提问,因为他只问了王安忆和铁凝俩个人,所以我也只是就其所问作了回答。而我喜欢(“看好”二字有点居高临下的意味,我没有资格去用此二字。)的女作家其实远不止她们二位。我喜欢的女作家很多,列出来恐怕你版面不够。原因很简单,就是她们才华横溢,作品好看。

12,你的作品中拌入了大量武汉方言,有浓郁的地域色彩,也是有意的突显这一点么?
答:我只有几部作品加入了武汉方言,大多作品还是用普通话写的。当然,可能我的普通话讲得不好,所以北方读者会以为这种低水平的普通话就是武汉方言。如果要这么理解,我也只好认了。


13,众所周知江苏、陕西都是文学创作省,北京上海更是有着京味和海派之说,作为湖北文联主席(作协副主席),您怎么看待湖北的文学创作现状?
答:我头一回听到“文学创作省”这一说法,觉得很有趣。我这个副主席挂名而已,既不享受任何待遇,亦不负责任何事务,甚至我不参加作协所有的学习和开会,也得到作协方面的默许,他们待我很宽容。(多少年都是这样,这使我心境相对自在,也使我拥有更多的阅读和写作时间。-----嫌长就删这段。)湖北的文学从建国以来在全国都有影响,我们的前辈徐迟、姚雪垠、碧野、曾卓等都写出过在全国有影响的作品。我们这一代作家,还好没有丢失他们给湖北挣来的文学形象。现在中年一点的作家像池莉、刘醒龙、邓一光、陈应松和年轻一点的张执浩、李修文、姚鄂梅等也都非常努力,经常有好作品出笼,这一点,读者比我更清楚。

14,最手手头正在创作什么?
前不久在《人民文学》发表了中篇小说《出门寻死》,这是我真正的一部用武汉方言写的小说。它的姊妹篇《中北路空无一人》也是用武汉方言所写,《上海文学》今年五期将发表,听编辑说他们很满意这篇小说。因为写了这两部小说,再加上家里有装修搬家诸类杂事,又加上这期间连续下乡采风,身心都有些累,所以上半年准备休息过去,可能偶然会写写散文。

15,日常生活中都知道你非常开朗具有亲和力,处世之道是什么?作为本土作家,作为一个湖北作家,你眼里的湖北人是什么样的?
答:谢谢你的夸奖。性格开朗是遗传,我母亲就是这样,我只好也开朗。我没有处世之道。我只是按我本来面貌认真地做事做人,心怀诚意地对待别人就是。(在湖北,知道我的人也差不多会知道我的直率。无论在什么样的场所,我都会坦率表明我的观点。有时候会有人不高兴,但时间长了,大家也都接受了我的这种方式,连领导都默认了,这样反使得我比较轻松。我在电视台工作了七年,在作协工作了十几年,我的同事也都是我的朋友,他们对我都很好。-----嫌长就删)凭心而论,我是很喜欢湖北人的。很爽快,很侠义,精明和豪爽都不失度。我觉得跟他们打交道很舒服,当然,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自己早已是一个地道的湖北人了。

16,目前是自己创作的什么阶段?年近五十岁,对人生最大的感慨是什么?
答:不知道什么阶段。对人生最大的感慨是时间过得真快呀!写到这里,突然想起诗人白桦的一首诗,诗中有这样的句子:我也曾有过这样的青春,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读这首诗时,我还是一个小学生,捧着诗集感动了好长时间。而现在,我也有了同样的苍老心情。只是,诗不能这样写了。它应该是:我也曾有过这样的青春,那时的我们不像今天的你们。

 

17,满足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么?如果有憾事那会是什么?
答:对很多事物都不满足,但对自己的生活状态还算满足。而憾事每天都有,一本书也写不完。

18,有哪些业余爱好或嗜好?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答:业余爱好也是老套子,打打球,看看书,上上网,听听音乐,出门旅行以及把旅途拍摄的照片贴在网上给同学们看。至于心愿,就太多了,比方愿女儿能考上一个好的大学,更愿她们学校晚上和星期六不要上课;愿出版社把版税提高,稿酬大把的寄过来,更愿自己身体强壮,爬雪山起码能爬到半山腰;还愿意顺利地帮女儿讨要到她喜欢的明星签名,以及愿意世界上最好的导演都能知道周韵演戏有多棒,她在《桃花灿烂》中把星子演得太出色了。心愿无数,独缺一个最大。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